小妹接棒大姐入局 葵花药业家族传承之际市值已少六成

上市公司王彦强|2019-01-11 15:06|11259

图片来源:网络

字体大小:Aa-Aa+

随着关彦斌的退出及关一、关玉秀登场,这家带有浓厚家族背景的中成药上市公司也面临一个新的挑战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彦强
 
杰夫·贝佐斯与其结发妻子麦肯泽结束25年婚姻关系的新闻,1月9日顺利挑战了中美贸易谈判以及美墨边境墙的头条位置。无论是前者之于亚马逊(AMZN.0)16.3%股权的分配问题,还是后者可能以平分财产后685亿美元身家晋升“全球最富女人”的花边猜测————事实上这较中国首富马化腾还高出300亿美元都令围观者有了充分谈资。
 
“虽然我们将不再是夫妻,但我们仍然是家人”,贝佐斯在推文中如此表白。考虑到事业的稳定性及双方子女的未来,拥有上市公司的那些创始人夫妻即使离异往往也会做出精心安排。比如七年前龙湖地产(0960.HK)掌门人吴亚军在与蔡奎离异时,双方即通过各自信托对名下财富及与股权对应的投票权做出了规划。
 
而2017年7月12日,当葵花药业(002737.SZ)创始人关彦斌宣布离婚,其前妻张晓兰不仅“净身出户”,以股权财富计甚至倒贴6300万元。除了“中国好媳妇”的坊间笑谈,有市场人士当即表示,这或与关张二人已就企业接班人问题达成一致有关。事实上,仅仅十天之后,二人之女、35岁的关一就进入了葵花药业非独立董事候选人名单。
 
又过18个月,一切水落石出。2019年1月2日葵花药业发布公告表示,65岁的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关彦斌因个人年龄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同时辞去第三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的相关职务。据悉,辞职后其仍担任公司战略顾问委员会主任职务。
 
公告中称,关彦斌之所以辞职主要由于个人年龄原因及从公司长远发展角度出发,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优化经营管理团队。董事长职位暂由半数以上董事共同推举的关一代为履行。关一,1982年出生,长江商学院EMBA,历任葵花药业集团医药有限公司广告部副总经理、市场管理中心总经理。
 
这仅是第一步。1月7日,该公司再度发布公告,宣布提名40岁的关玉秀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据了解,关玉秀为关一之姐,同样为关彦斌、张晓兰嫡出。颇有意味的是关玉秀此前专注于粮食产业,为当地五常葵花阳光米业董事长。外界同时注意到,该公司原先一直由其持有49%股权而由葵花集团持有剩余的51%,但现在也已变更为关玉秀100%持股。
 
葵花药业是一家以中成药为主、化学制剂和营养保健为辅的医药公司。公司产品主要包括儿童用药、消化系统用药、呼吸感冒用药、妇科用药、风湿骨病用药、心脑血管用药六大产品群领域。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由于利润一直裹足不前,截至2019年1月9日,葵花药业14.09元/股收盘价已较2015年6月初创下的高点回落近六成,市值亦仅至80亿元。此外,该公司营销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长期偏高,但研发费用占比则偏低,且药品检验有不合格现象。
 
面对诸多挑战,身为“药二代”的关一是否能够给投资者交出一个满意的答卷,与其胞姐关玉秀未来如何在上市公司董事会中保持亲密合作,市场对此均保持关注。
 
家族控制
 
葵花药业实控人关彦斌,祖籍是以大米闻名中国的黑龙江省哈尔滨五常市。在涉足医药行业之前,关氏经历颇为丰富,既当过空降兵又做过政府公务员,下海后则开过砖厂和塑料厂。
 
1998年恰逢国企改制大潮,时任黑龙江省五常塑料有限公司董事长的关彦斌与40多位股东共同筹资近1494.68万元,收购了当时濒临破产的五常制药厂,在将其改制为民营企业后更名为“葵花药业”。
 
关彦斌对葵花药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依靠护肝片、胃康灵胶囊、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这三个品种,葵花药业实现快速增长,年销售额近40亿元。
 
从股权结构看,葵花药业牢牢掌握在关氏家族手里。据Wind数据显示,关彦斌直接持有葵花药业13.18%股份,通过一致行动人葵花集团有限公司和黑龙江金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间接持有葵花药业47.72%的股份,合计控制葵花药业60.9%的股份。
 
在关彦斌辞职之前,葵花药业的董事会共有6个非独立董事席位,关彦斌及其女儿关一、弟弟关彦玲占据其中3个席位。
 
而据葵花药业1月7日最新公告显示,关彦斌另一女儿关玉秀已被公司控股股东葵花集团有限公司提名为非独立董事候选人且获董事会全票通过。如此看来,关氏家族的董事会席位并未发生变化。
 
市场人士表示,尽管关彦斌目前处于“半隐”状态,但显然已为子女做出了安排。其中关一出任葵花药业总经理兼董事长,即担纲这艘家族产业旗舰的船长,而刚刚进入上市公司董事席位的关玉秀,则是葵花药业主要子公司——重庆小葵花儿童制药的董事长。当然,作为胞姐,其个人职业主战场仍然还在葵花阳光米业。
 
前有险途
 
2018年的医药行业惊雷不断,“长生生物”造假事件,更让投资者再度记住了“炒股不过山海关”这句流传甚广的俗语。而地处山海关外的葵花药业,其股价也从三年前的高点37.24元/股(复权价)跌至1月9日收盘价14.09元/股,降幅达六成。
 
据Wind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以及2018年前三季度(下称报告期),葵花药业的营收分别为30.35亿元、33.64亿元、38.55亿元及31.35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1.62%、10.83%、14.61%及19.62%。三个完整会计年度营收平均增速仅为12.35%。
 
其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28亿元、3.39亿元、4.70亿元及3.67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08%、3.58%、38.50%及32.82%。从数据可以看出,2015年和2016年该公司利润增幅较小,而2017年有所改善。
 
葵花药业营收能够不断增长,与其较高的销售费用不无关系。
 
据Wind数据显示,葵花药业报告期内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0.26亿元、11.71亿元、12.77亿元及9.76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33.80%、34.81%、33.13%及31.13%。
 
此外,在医保控费的政策背景下,一家医药公司研发投入关乎到企业的发展潜力。
 
葵花药业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分别为0.48亿元、0.62亿元、1.04亿元及0.91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1.58%、1.84%、2.70%及2.90%。而同是儿童药龙头公司的济川药业(600566.SH),同期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27亿元、1.45亿元、1.95亿元及1.44亿元,占营收比重分别为3.37%、3.11%、3.46%及2.60%。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葵花药业的商誉。该公司2018年的商誉为1.67亿元,占2018年披露三季度净利润的45.5%。在商誉新规背景下,每年或面临减值风险。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到,在2018年7月6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CFDA)发布的《关于31批次药品不符合规定的通告(2018年第53号)》中,葵花药业子公司葵花药业集团(吉林)临江有限公司4批次产品炎立消胶囊不符合规定。葵花药业方面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上对投资者表示,“公司对此表示歉意,未来生产中会更加严谨,加强质量和标准检验控制”。
 
不过,《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这次事件并不是个案,仅2017年葵花药业就发生多起产品不合格事件,甚至部分批次药品被市场认定为“劣药”。
 
王彦强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