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涨停逾期债务仍比市值多3.7亿  盛运环保重整清盘命运难料

上市公司陈溢波|2019-04-11 16:51|10455

图片来源:网络

字体大小:Aa-Aa+

41.37亿元的逾期债务,21.13亿元的违规担保,超过23亿元的未清偿债权,昔日桐城首富开晓胜难题重重
 
《投资时报》研究员  陈溢波
 
九年前,他是安徽桐城——过去数百年间此地以“文”著称——首位打入《胡润富豪榜》的明星人物。三年前,他的身家据称翻了一倍已至20亿元。一年前,他因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失去外出乘坐高铁和飞机的权利。而现在,辞任盛运环保(300090.SZ)董事长职位已逾12个月的开晓胜,很可能将失去这家令他声名鹊起的上市公司。
 
破产重整,还是破产清盘?债权人或许还在拿捏,但有一个前提,先找到这位实控人再来解决上市公司一系列的麻烦。
 
发布于4月9日的最新公告显示,盛运环保于5天前收到了来自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的《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市场自律处分意见书》(下称处分书)。处分书明确提示,该公司作为债务融资工具发行人,在债务融资工具存续期间存在违反银行间市场相关自律管理规则的行为,包括“募集说明书中债务违约记录信息披露不真实、不准确”“资产抵押信息、债务逾期事项、司法冻结事项披露不及时”等。
 
有鉴于此,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决定对盛运环保给予公开谴责处分,暂停其债务融资工具市场相关业务,并责令其针对暴露出的问题进行全面深入的整改。此外,给予企业责任人开晓胜公开谴责处分,给予责任人刘玉斌、祝朝刚、杨宝警告处分,并建议刘玉斌、祝朝刚、杨宝参加协会信息披露相关培训。
 
清明前夕的这则利空,显然令数万名投资者愈发警惕,某种程度上,这也意味着身处困境、债务缠身的上市公司又失去了一条宝贵的融资渠道。有市场分析人士表示,该公告的出具与盛运环保此前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原因一脉相承。
 
坏消息当然不止这些。盛运环保近期还遇到了诸如“债务到期未能清偿”“新增诉讼”“违规担保情况仍未解除”“新增被冻结银行账户”等利空。而在与川能集团取消合作后,新接盘者仍面目模糊。
 
已没必要再掩饰什么:截至4月4日公告日,盛运环保尚有77笔借款事项逾期仍未清偿,涉及金额总计达41.37亿元。这些事项中,除了一些本金、本息欠款外,还有大量的未支付租金。并且,与华融控股(深圳)股权投资并购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产生的共3亿元逾期债务,为具有美化报表作用的明股实债。
 
该公司在公告中坦陈,如无法妥善解决,上述事项将会影响公司生产经营和业务开展,并对其2019年度业绩产生影响。
 
而事实上,自2016年起该公司营收及利润增速已现负增长,最近两年,其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3.18亿元及-25.35亿元。如若2019年度业绩仍为亏损,按照创业板上市公司相关规定,公司或将退市。
 
此外,盛运环保最新发布的2019年一季报预告显示,因陷入较大债务危机,债务到期不能清偿,流动性严重不足,公司项目建设基本处于停顿状态,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公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预计亏损6200万元—5700万元。
 
不过,截至4月10日上午收盘,盛运环保报收2.85元/股,意外涨停。目前来看,仍有投资者愿意“赌一把”。
 
近三年业绩逐渐衰退
 
一个看似颇为阳光且得到正面支持的垃圾发电业务,如何行至如此境况?
 
盛运环保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当年营收较2015年下降4.1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83.9%。与此同时,2016年较2015年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出现高达151.45%的大额流出,净流出额超过6亿元。
 
值得玩味的是,当2016年公司股价达到历史峰值,即每股逾16元后,开晓胜开始大额减持。
 
2017年,上市公司扣非后净利润依旧为负,营收同比续降13.65%;净利润亦首次出现亏损,且亏损幅度竟超过2016年的12倍。至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更是出现超过20亿元的净流出。
 
彼时,盛运环保在业绩预告中解释称,这主要是由于对全资子公司北京中科通用能源环保有限责任公司的无形资产及其商誉计提了约1亿元至1.3亿元左右减值准备;现有部分运营项目投产时间较短,运营效益尚未完全释放,但依旧计提资产折旧摊销等。
 
而该公司2018年业绩快报显示,其年度营业收入实现7.96亿元,同比下降41.395,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25.35亿元,同比下降92.28%。
 
对于2018年巨亏25亿元,该公司解释称,当期亏损主要缘于其对全资子公司、控股子公司之外提供违规担保和公司向关联方提供资金;清偿到期债务或将增加财务费用等。
 
根据盛运环保对外发布的公告,当前盛运环保需担负共计43笔总额度达21.13亿元的违规担保额和共计77笔总额达41.37亿元的逾期借款。此外,还需注意的是,上市公司还有来自安徽盛运重工机械、新疆开源重工机械、安徽润达机械工程三家关联公司对其超过23亿元的未清偿债权。
 
违规担保滚雪球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盛运环保曾出现向多家当时处于亏损状态的子公司进行担保的情况。
 
据不完全统计,这包括其上市后于2011年7月18日进行的首次担保,即对新疆煤矿机械提供的1800万元的担保事项。而从2016年3月30日至2019年初,其还分别对桐庐盛运环保电力有限公司、阜新中科环保电力有限公司、锦州中科绿色电力有限公司、宣城中科环保电力有限公司、鹰潭中科环保电力有限公司、枣庄中科环保电力有限公司进行过多笔担保事项。并且,在担保额超过上市公司当期净资产的情况下,依旧没有停止。
 
此前开晓胜曾对解除违规担保事项做出的承诺,“上市公司在与本人协商后,本人同意限期12个月内解除。即自2018年4月至2019年5月解除所有违规担保。”开晓胜同时表示,如在解除担保期限到期之前,有相关债务到期出现违约且相应担保未能解除,他代为承担担保责任,上市公司不承担担保责任。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2018年4月2日开晓胜就已经辞任董事长的职务,在这之前,其已合计减持股份累计净套现超过14亿元。2018年10月,证监会因上市公司相关责任主体逾期不履行公开承诺而将开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开始从10月17日起限制其乘坐火车高级别席位和民用航空器。盛运环保于2019年3月15日发布的清欠解保进展公告显示,截至当时,上述违规担保事项并无解除情况。
 
根据Wind金融终端显示的申银万国三级行业分类,自2016年开始,在环保工程及服务细分行业的11家上市公司中,盛运环保的净利润均处在行业最差的位置;2017年和2018年,其资产负债率也远超行业平均水平。
 
此外,从盛运环保披露的产品毛利率情况来看,垃圾处置及焚烧发电业务的毛利率在2012年至2015年均稳定保持在50%左右,但从2016年开始,则出现大幅下滑至不到20%。
 
 
陈溢波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