恺英网络2019首季净利或再降8成 失联实控人近5成质押股权被冻结

上市公司习羽|2019-04-12 12:18|10668

图片来源:网络

字体大小:Aa-Aa+

从鞋业公司到游戏公司,恺英网络曾在三年对赌期中表现高光。但实控人百分百的股权质押,近五成质押股权被冻结,都表明一个拐点的出现
 
《投资时报》研究员 习羽
 
既然养牛公司可以摇身变为“殡葬第一股”,那么一家做鞋企业被借壳成为主打互联网平台运营及互联网产品研发、应用的上市公司,就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
 
然而,四年前那次过于华丽的转身究竟留下诸多疑点。此刻,对于恺英网络(002517.SZ)来说,一边是市场久违的上涨行情,一边是公司股价连绵下跌,而更麻烦的是,实控人去哪里了?
 
自3月25日递交书面辞呈至4月10日,恺英网络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王悦“失联”已半月有余,此间各种传闻不断。
 
据相关媒体报道,王悦失联或是因其涉及业绩对赌、市值对赌等事件的影响而被控制。《投资时报》研究员为此事向恺英网络求证,公司方面回复称,鉴于目前处于定期报告窗口期,不便接受采访,一切信息以公司公告为准。
 
王悦有计划的退出?
 
事实上,无论王悦目前处于何种状态,有两点值得投资者关注。
 
首先,王悦的失联或早有征兆。经过梳理,《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18年7月28日,王悦向恺英网络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2019年3月18日,王悦当选恺英网络第四届董事会成员。在同一场董事会会议上,金锋代替王悦,当选公司新任董事长。不难发现,半年多的时间里,王悦事实上正一步步退出恺英网络的管理层。而按坊间传闻,王悦本人或早就萌生退意。
 
其次,质押套现后“失联”仿佛已成为A股部分企业中大股东之间不成文的约定。与乐视网的贾跃亭、ST保千里庄敏的情况类似,王悦同样也是在淡出管理层、质押几乎全部股份后音信全无。
 
3月30日,恺英网络发布公告称,公司从2019年3月28日起通过邮件、电话等各种方式试图与恺英网络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王悦取得联系,但至今未果,也未能够了解到王悦失联的具体原因。
 
而接近100%质押率的控股股东失联,这绝对不是一个好兆头。
 
据最新公告显示,截至4月10日王悦共持有公司股份4.6157亿股,占总股本的21.44%,而王悦共质押其所持有的股份4.6156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1.44%,质押率接近100%。目前王悦所持公司股票累计被冻结2.0991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9.75%,占其所持本公司股份总数的45.48%。
 
据业内人士分析,大股东为融资需要而将股权质押,但因经营陷入困境、发生财务危机到期还不上贷款而引发债务纠纷,进而被诉至法院,导致股权被冻结的案例屡见不鲜。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股权原本为流动性较好的优质资产,如果股权被冻结,有可能促使股东的资金流动性风险进一步恶化,进而对上市企业产生连锁负面影响。
 
净利同比下滑九成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恺英网络2018年业绩惨遭滑铁卢。更为糟糕的是,这有可能只是一段序曲。
 
资料显示,2008年王悦创立恺英网络,在前后七年时间里,该公司通过《全民奇迹》《王者传奇》《蓝月传奇》等产品在游戏市场站稳了一席之地。
 
2015年,恺英网络作价63亿元借壳泰亚股份登陆A股。是时,该公司与泰亚股份签署了一份对赌协议,承诺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预估净利润不低于4.6亿元、5.7亿元和7亿元。
 
实际的执行结果远远好于预期。财报显示,2015年恺英网络实现净利润6.55亿元,2016年拿下净利润6.82亿元,2017年表现更是翻番,净利润达到16.13亿元,均超额完成三年业绩承诺。王悦本人身价也因此一度飙升至66亿元,并登上2016胡润全球富豪榜的“80后”富豪榜单。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短短一年时间,恺英网络业绩却急转直下。据该公司2018年度业绩快报暨业绩预告显示:恺英网络营业总收入实现22.8亿元,较上年同期降低27.09%;实现营业利润3.3亿元,同比下降80.8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降89.75%。
 
3月29日,恺英网络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据报告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恺英网络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4500万元—67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73%—82%。
 
对于业绩的下滑,恺英网络在公告中解释道,主要原因是由于部分已上线游戏进入生命周期末期,游戏流水降低;目前公司多款新游戏正在研发过程中,尚未在2019年第一季度正式上线运营。
 
只不过,实际情况似乎没有那么乐观。就具体业务而言,恺英网络主打页游,但增长乏力。据2017年上半年财报数据显示,恺英网络页游营收占比高达43.45%,但是页游市场规模在近两年内已经缩水63.6亿元,并且有进一步下滑的趋势,这对恺英网络来说自然不是好消息。与此同时,在手游方面,除了累计流水突破70亿元的《全民奇迹》,恺英网络目前也并未有新款游戏在竞争力上有所突破。
 
究其原因,一方面,随着智能化时代到来,用户对游戏的审美要求不断提高,端游、页游的没落已经成为大趋势。事实上,国内不少游戏厂商多年以来倚仗的“换皮”玩法开始不被买单,获客成本亦不断上升,这对于大部分游戏公司的利润产生了直接冲击。此外,渠道垄断的削弱以及游戏开发门槛的降低,又促使大量独立游戏厂商涌入,市场竞争压力倍增。
 
据《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端游的巅峰期是在2009年至2011年,随后其在用户规模和销售收入上的增幅都开始逐渐下滑。现在游戏厂商很少投入精力到大型端游中去,一则因为研发时间较长,二则也是因为回本更不可控。
 
而另一方面,2018年版号审查的出台让游戏公司们如临寒冬,审查自然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市场自由度。显然,这对于之前快速发展的网络游戏产业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也许是早有洞察,根据业务发展现状及对未来市场趋势的判断,彼时的王悦将公司战略升级定位为“内容+平台+互联网高科技。”2018年农历新春之际,他的一封内部任命邮件宣告了恺英网络区块链业务的布局与未来规划。然而,一年时间已是物是人非。相较于那些失去的流水,公司高管们暂时先要找到他们的实控人。
 
截至4月11日,恺英网络4.5元/股收盘价已较52周高点下挫六成。
 
习羽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