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股公司估值大幅缩水致业绩变脸 深交所22问问询中利集团

上市公司李浥尘|2019-06-11 16:17|9389

图片来源:网络

字体大小:Aa-Aa+

涵盖22个问题的问询函,主要指向中利集团参股公司减值、计提坏账准备金大幅增加、营收净利大幅下滑、重大股权出售交易价格不一致等情形
 
《投资时报》研究员  李浥尘
 
2019年两度修正业绩预告,从净利润为3.3—4.8亿元区间修正为3089万元,再次调整,则跌落至亏损区间且是大幅亏损——亏损2.83亿元,江苏中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利集团,股票代码002309)业绩如此大变脸,引得6月10日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含有22个问题的年报问询函。
 
《投资时报》研究员梳理发现,涵盖22个问题的问询函,主要集中于要求中利集团对2018年度存在的参股公司减值、计提坏账准备金大幅增加、营收净利大幅下滑、重大股权出售交易价格不一致等情形进行说明或补充披露。
 
参股公司减值计提成关键
 
在2018年报中,中利集团的年审会计师将三项减值计提识别为关键审计事项,这三项减值计提也是中利集团自己解读两次业绩修正的主因,自然也成为深交所年报问询函的重点。
 
第一项被年审会计师识别为关键审计事项的是“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减值”。
 
年报数据显示,中利集团可供出售金额资产期末金额为6.54亿元,较期初增长518.7%。其中包括期末按成本计量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主要为报告期内取得的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下称比克电池)8.29%的股份。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稍早前的4月15日,中利集团曾发布公告对2018年业绩快报进行修正,将2月25日披露业绩快报的净利润3089万元调整至亏损2.83亿元,主要原因来自参股公司深圳市比克动力电池有限公司估值大幅下调。
 
这,已是中利集团第二次业绩下修。
 
在2018年三季报中,公司曾预计2018年度净利润为3.3亿元至4.8亿元,较上年增长8.01%至57.1%。2019年1月31日,公司发布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盈利大幅下调至3515万元至5052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88.5%至83.47%。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询相关信息了解到,成立于2001年的比克电池,是中国首家登陆美国纳斯纳克交易市场的锂电池企业。2018年2月,中利集团公告拟以总作价100亿元左右的价格收购比克电池部分股权,不过,近一年后于2019年1月宣布终止。在此期间,中利集团已累计投资5.5亿元收购老股并增资3亿元,持有比克电池8.29%股权。
 
需提请注意的是,投资时,比克电池的估值为102.5亿元。而据评估机构今年4月8日出具的评估报告,以2018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比克电池估值缩水至71.86亿元。这意味着,经过一年左右的时间,比克电池的估值骤降了约30.63亿元。为此,中利集团重新评估计提资产减值2.55亿元,从而造成2018年业绩出现非经营性亏损。
 
据此,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补充披露对投资比克电池形成资产进行减值测试的具体过程、减值金额测算依据及减值准备金额确认的合理性;说明导致该项资产出现减值的主要因素,该因素的形成时间、具体影响,投资不到1年即形成大额减值的原因和合理性,相关风险是否在投资时无法预判。
 
中利集团另一项股权投资的资产减值也成为深交所问询内容。年报显示,中利集团将重庆通耀铸锻有限公司0.63%的股权在期末按成本计量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中列报。该部分股权资产的期初账面余额为0,本期新增482.79万元,本期新增计提减值准备482.79万元。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说明对报告期内此项新增股权全额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原因和合理性。
 
另一项关键审计事项“商誉减值准备的计提”也主要来自中利集团的股权投资。中利集团2018年底的商誉账面价值为6653.9万元,商誉减值准备期初余额为3500万元,本期增加5471.54万元。商誉减值新增金额全部为中利集团对常州船用电缆有限责任公司股权投资形成的商誉计提。
 
中利集团于2018年末聘请外部估值专家对收购常州船用电缆有限责任公司股权价值的公允价值进行评估、复核,外部估值专家基于公司编制的财务信息,采用了包括折现的现金流量预测在内的估值方法确定减值金额为8971.54万元。
 
针对于此,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补充披露商誉减值测试的具体过程、重要假设、核心参数选取及其方法、相关测算依据,并说明公司计提相应金额商誉减值准备的合理性;说明上述商誉减值迹象发生的时间,并结合行业发展状况、企业经营环境、产业政策变化等情况详细说明本期新增商誉减值准备计提的原因;说明公司投资常州船用电缆有限责任公司时是否约定业绩承诺,如是,请说明承诺完成情况、补偿款支付安排等。
 
计提坏账准备金大幅增加
 
在2018年报中,中利集团表示,由于受光伏行业新政及贫困县光伏扶贫项目不允许贷款等政策变化的影响,导致公司商业电站及扶贫项目的应收款回收不能按期履行,致使公司计提坏账准备金大幅增加造成2018年财报亏损。由此,“应收款项坏账准备的计提”成为第二个关键审计事项。
 
年报数据显示,中利集团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10.09亿元,计提坏账准备16.33亿元,账面价值为93.76亿元,较期初下降1.68%。其中,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为5.58亿元,计提坏账准备比例为42.24%;按信用风险特征组合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期末账面余额为104.21亿元,计提坏账准备比例为13.13%,计提比例较期初上升3.22个百分点;单项金额不重大但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为3023.42万元,计提坏账准备比例为97.97%。
 
对于这组数据,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说明报告期内应收账款余额保持较高水平的原因和合理性,并与同期营业收入降幅对比,分析说明存在差异的原因和合理性;说明按欠款方归集的期末余额前五名的应收账款具体情况,以及公司针对无法按期收回款项的应对措施,同时说明前五名欠款方存在大额的两年以上账龄应收账款的原因和合理性。
 
《投资时报》研究员还注意到,中利集团按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中,账龄在三至四年的期末余额为14.58亿元,远高于二至三年及六个月至一年账龄的款项。
 
如此情况,同样引发了深交所的问询。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说明上述款项仍未收到的具体原因,目前进展情况,是否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拟采取的应对措施等,并分析说明该段账龄款项金额及占比较高的原因和合理性。
 
对于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比例为42.24%的情形,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说明对7名客户的5.58亿元应收账款分类进入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的具体原因,相关应收账款形成的业务背景、账龄情况,欠款方经营状况和履约能力,公司前期采取的催收措施,确定该笔款项坏账准备计提比例的依据及合理性。
 
此外,还要求中利集团补充披露划分进入单项金额不重大但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的具体情况和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原因,以及确定该笔款项坏账准备计提比例的依据及合理性。
 
引起投资者关注的还有,中利集团的其他应收账款变化情况也被深交所纳入关注范围。
 
2018年中利集团的其他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2.55亿元,计提坏账准备2.19亿元,其中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账款为1.14亿元,计提坏账准备比例为50%;按信用风险特征组合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账款期末账面余额为11.18亿元,计提坏账准备比例为12.42%。按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账款中,账龄在四年以上的期末余额为9617.26万元,远高于二至三年及三至四年账龄的款项。
 
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说明单项金额重大并单独计提坏账准备的其他应收账款的具体情况,以及确定该笔款项坏账准备计提比例的依据及合理性;账龄在四年以上款项仍未收到的具体原因,目前进展情况,是否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拟采取的应对措施等,并分析说明该段账龄款项金额及占比较高的原因和合理性。
 
营收净利大幅下滑
 
年报数据显示,中利集团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167.26亿元,同比下降13.85%,实现净利润-2.88亿元,同比下降194.2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7.24亿元,同比增长560.51%。
 
数据还显示,2018年中利集团光伏电站实现营业收入9.52亿元,同比下降65.91%,毛利率为3.74%,同比下降15.07个百分点;扶贫电站实现营业收入31.1亿元,同比增长0.74%,毛利率为27%,同比下降2.61个百分点。
 
对这些数据,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结合光电缆、光伏新能源等业务所处行业的竞争格局、业务开展情况和报告期内毛利率、期间费用、经营性现金流等因素的变化情况,说明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大幅下滑,经营活动现金流大额净流入的具体原因和合理性;说明光伏电站报告期内营业收入同比大幅下滑、扶贫电站营业收入维持较高水平的具体原因和合理性;说明光伏电站与扶贫电站两类电站在报告期内的毛利率水平及变动情况存在较大差异的原因和合理性。
 
在中利集团年报的营收报表中,营业收入构成中除光伏、通信、特种通讯设备行业外,“其他行业”在2018年实现33.55亿元,占收入比重达20.06%。此外,中利集团2018年实现营业外收入1021.79万元,发生营业外支出2314.51万元。“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部分披露,营业外收入中固定资产处置利得76.56万元,“其他”项目实现收入945.24万元;营业外支出中“其他”项目发生支出1749.78万元,占比较高。
 
据此,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说明“其他行业”的具体业务类型及相应业务的开展情况;说明上述科目中“其他”项目的具体情况,计入相应科目的原因和合理性。
 
2018年,中利集团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为9928.65万元,同比增长69.13%。深交所要求说明2018年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相比2017年大幅增长的具体原因和合理性,同时补充主要政府补助收到的时间,并说明上述政府补助是否达到信息披露标准,如是,是否存在以定期报告代替临时公告的情况。
 
数据存前后不一疑点
 
在年报问询函中,深交所对中利集团几处可能存在数据不一致情形也提出了问询。
 
年报显示,2018年,中利集团确认投资收益-6314.8万元,其中处置长期股权投资产生的投资收益为-9248.61万元,具体明细数据显示,上述投资损失主要由对外转让TS Energy Italy S.p.A 100%股权产生。根据年报第四节对重大股权出售情况的披露,该笔交易的出售日为2018年12月18日,交易价格758.75万元。
 
根据2018年11月16日中利集团披露的临时公告——《关于瑞士腾晖持有的意大利43.3MW电站转让A2A公司及与A2A电力公司长期合作的公告》,中利集团全资孙公司腾晖电力瑞士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士腾晖”)将其持有的TS Energy Italy S.p.A股权转让给A2A,TS Energy Italy S.p.A拥有位于意大利的39座电站合计43.3MW容量的所有权和一切权益。本次交易的对价为4165万欧元。
 
对于这一数据明显差异,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说明年报披露的交易价格与临时公告披露数据不一致的具体原因,转让价格的定价依据和定价公允性;说明本次出售股权的具体目的,补充披露中利集团获得TS Energy Italy S.p.A股权的时间、投入金额,本次交易对当期损益影响金额的计算依据,截至问询函回复日的交易款项收回情况。
 
中利集团年报显示,2018年末合并资产负债表“递延所得税资产”的期末余额为4.34亿元,较期初增长33.1%。“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部分披露,递延所得税资产期末余额为4.38亿元,对应的可抵扣暂时性差异为28.8亿元,主要为资产减值准备和可抵扣亏损。
 
由此可以看出,合并报表显示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期末余额与“合并财务报表项目注释”部分披露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期末余额不一致,深交所要求中利集团说明其原因,并结合未来经营状况和盈利前景预计,说明上述可抵扣亏损的确认依据及未来是否能产生足够的应纳税所得额用以抵扣,相关递延所得税资产确认是否合理、谨慎。

李浥尘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