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业董秘离职率最高  *ST富控长城影视半年走三任董秘

上市公司苏慧|2019-08-12 13:39|10016

图片来源:网络

字体大小:Aa-Aa+

4月是董秘群体辞职高峰期,当月公告离职人数高达124人。从行业看,传媒及综合行业的董秘离职率均超20%;从城市看,哈尔滨、张家港、福州、常熟董秘离职率均在30%以上
 
《投资时报》记者  苏慧
 
上市公司业绩变脸、监管问询函件接续下发、大股东股权质押爆仓、股价波动市值蒸发……2019年上半年的每一点点变化,都在刺激着董秘们的“神经”,处于各方利益交汇点的董秘职群,高压高风险的职业特征越发凸显。这一状况下,离职率高企已然成为这一群体的鲜明特征。
 
标点财经研究院近日携手《投资时报》对超过16万条上市公司高管资料进行分析,独家推出《2019中国上市公司董秘全样本报告》。这已是标点财经研究院连续第五年对上市公司董秘群体进行全样本分析。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2019年上半年(数据截至6月24日)共有459位董秘离职,涉及上市公司392家,占全部A股上市公司的10.7%。而截至6月30日,离职董秘人数已升至483人。
 
梳理今年以来离职董秘的情况,《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从董秘离职月份来看,4月是众董秘辞职高峰期,当月公告离职人数高达124人。出现这样的情况不难理解,上市公司年报的发布通常是董秘年度工作的重头戏,年报发布后选择离职符合其职业规划节奏。与之相匹配,在新自然年开始的1月及同属年报披露季的3月和5月,董秘群体的离职人数也分别高达91、87和74人。
 
从行业来看,传媒及综合行业的董秘离职率均超过20%,建筑装饰、公用事业、食品饮料、国防军工、采掘、钢铁、非银金融、机械设备的董秘离职率也在15%以上。
 
从城市角度来看,剔除上市公司数量在10个以下的城市,哈尔滨、张家港、福州、常熟的董秘离职率在30%以上,大连、太原、惠州、兰州、郑州、长沙、海口、中山、武汉、南宁、成都的董秘离职率超过20%。
 
值得关注的是,*ST富控(600634.SH)及长城影视(002071.SZ)半年内均离职三位董秘,平均两月告别一位,这样的人员更替速度令人惊诧。而保持平均一季度替换一位董秘的上市公司数量也十分“可观”,高达63家,其中不乏*ST皇台(000995.SZ)、北新路桥(002307.SZ)、东方银星(600753.SH)、东旭蓝天(000040.SZ)、方大特钢(600507.SH)、芒果超媒(300413.SZ)、蔚蓝生物(603739.SH)、长城动漫(000835.SZ)、中联重科(000157.SZ)等热点频出的公司。

屏幕快照 2019-08-12 10.35.12
 
传媒行业董秘更替频繁
 
从行业来看,传媒行业的更替尤为频繁,153家上市公司中有33位董秘离职,离职率高达21.57%。其中,离职频率最高的*ST富控及长城影视均属传媒影视行业,而近一段时间以来特别受到市场关注的慈文传媒(002343.SZ)、开元股份(300338.SZ)、华谊嘉信(300071.SZ)、恺英网络(002517.SZ)、中公教育(002607.SZ)等也均有1—2位董秘离职。
 
资料显示,2019年1—2月期间,*ST富控原董事会秘书张军、原代董事会秘书杨影、原董事会秘书叶照贯相继离职。同时,该公司原财务总监钟建平也于2019年1月离职。
 
事实上,高级管理人员如此密集离职的境况,在*ST富控出现了不止一次。
 
2018年10月21日,*ST富控公告称,公司原董事会秘书苏行嘉、原财务总监姜毅两人因工作原因辞职,即日生效。就在公告披露一周前的10月16日,该公司亦收到董事长王晓强的书面辞职报告。公告显示,因个人原因,王晓强特向公司董事会请求辞去董事长、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召集人、审计委员会委员、提名委员会委员及公司总经理职务。王晓强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高级管理人员短期内集中离职或与该公司业绩走低相关。《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ST富控主要从事游戏开发业务,2018年实现收入3.82亿元,同比增长2.14%;但归母净利润却为-55.09亿元,较上年同期降幅高达17105.79%。2019年一季度,该公司在实现营收2.68亿元、同比增长37.35%的情况下,净利润仅为-0.16亿元,同比下滑661.18%。
 
值得注意的是,*ST富控曾在2017年12月公布收购方案,拟斥资14亿元收购百搭网络,但计划出炉仅一月,其就于2018年1月17日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次日,该公司实际控制人颜静刚亦遭到证监会立案调查。
 
从5月3日起,富控互动股票代码变成*ST富控。截至2019年7月31日,*ST富控收盘价为1.97元/股,在一年多前,股价曾高达21.99元/股,如今其市值已经蒸发超过九成,仅为11.34亿元。
 
深陷资金链危机的长城影视董事会秘书的职务似乎同样成为烫手山芋。该公司2019年刚刚履新的新董秘,任职不过三个月即匆匆辞职。
 
6月9日,长城影视公告称,董事会于6月6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符谙的辞职报告,称符谙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等职务,辞职后符谙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符谙于今年2月28日接任公司前董秘张珂成为长城影视新一任董秘,任期至2020年4月12日。原董秘张珂于2017年4月上任,并于2019年2月22日递交辞呈。
 
在长城影视前后两任专职董秘辞职的背后,是该公司资金链危机逐渐发酵。
 
2018年9月该公司终止此前推出的重组预案;2019年1月,该公司大股东因承诺增持金额到期未兑现,收到深交所监管函;同月,因控股股东长城影视集团部分股份遭司法冻结以及涉及重大诉讼事项而被深交所关注。随后,长城影视集团的危情进一步蔓延,业绩变脸、违规担保等不利状况频出。
 
2019年5月,深交所官网显示,因存在挪用公司公章以公司名义违规担保的情况,长城影视控股股东长城影视集团及公司董事长赵锐均等遭公开谴责。
 
事实上,除了*ST富控及长城影视,包括江苏有线(600959.SH)、骅威文化(002502.SZ)、慈文传媒、中公教育、恺英网络、康旗股份(300061.SZ)这几家传媒行业公司不仅董秘离职,公司的财务负责人、总经理等职位也均有人离开。业内分析人士认为,2018年传媒影视行业税务风暴的影响或仍在蔓延。
 
医药生物公司董秘压力大
 
从离职董秘人数上来看,医药生物行业离职人数也较高,达到24人。其中,常山药业(300255.SZ)、大理药业(603963.SH)、太安堂(002433.SZ)半年内均离职两任董秘。
 
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1月21日,常山药业董秘吴志平离职,四个月后,该公司总经理以及代董事会秘书高树华亦离开,两人在2018年均因信息披露方面违规受到了证监会处罚。
 
太安堂原董秘张叶平此次离职,已是其在半年内第二次离开该公司。
 
资料显示,1978年出生的张叶平为法学硕士,曾历任华龙证券投行部高级经理,广东太安堂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董秘。2017年10月,张叶平入职太安堂,任该公司董秘、副总职务。不过仅过去一年多,张叶平便不再担任该公司董秘,但保留了其副总职务。
 
2019年2月,太安堂又重新聘任张叶平为公司董秘。张再次上任董秘后发布的第一份公告就是控股股东拟减持不超过5%股份。但重返董秘岗位3个月后,2019年5月11日,张叶平再度离开,此次一并卸任了副总经理职务。
 
此外,近两年内收到多次问询函及关注函的誉衡药业董秘刘月寅也离开了该公司。誉衡药业2019年5月23日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刘月寅提交的书面辞呈,后者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及审计委员会委员职务。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刘月寅于2017年5月入职誉衡药业,辞职前,持有38475股公司股票,按其宣布离职之日计,其持股市值为14.58万元。
 
医药生物公司董秘离职,有个背景不得不提。据此前财政部官方消息称,财政部决定组织部分监管局和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财政厅(局)于6月至7月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而5月14日,共计77家医药企业进入由财政部监督评价局会同国家医保局基金监管司共同随机抽取的检查名单。这批进入名单的公司将面临“销售费用真实性”“成本真实性”“收入真实性”以及“销售返点”“流程控制”等多个方面的检查。
 
尽管相关调查结果还未正式出炉,但在销售费用高企早已成为行业普遍现象的当下,医药生物公司高管层所面临的压力不言而喻,未来医药行业或将掀起又一波离职潮。
 
苏慧
《投资时报》记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