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药股份营收85亿利润仅426万 三季报扣非净利润现历史首亏

上市公司王彦强|2019-11-08 14:19|9778

字体大小:Aa-Aa+

同样是增收不增利的知名药企,不同的是哈药股份近4年管理费用显著高于其销售费用。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近三年政府补助高企,营收增长连续5年下滑,且三季报应收账款占同期营收的40.28%,创历史新高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彦强

 

一面是混改的美好预期,一面是现实的无比残酷,而这中间曲折的路或许正是哈药集团接下来要走的。

 

据该公司三季报显示,哈药股份实现营业收入84.64亿元,同比增长4.45%;归母净利润实现425.71万元,同比下滑98.25%;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3296.69万元,同比下滑122.05%;加权净资产收益率(ROE)仅为0.08%。

 

该公司同时预测,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末累计净利润与同期相比仍有较大下降幅度。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本次三季报扣非归母净利润亏损属哈药股份自上市以来首亏,且同期增速已经连续3年下滑。需要注意的是,本次报告中非经常损益金额达3722.39万元。其中,政府补助金额为3446.87万元,占比达92.60%。

 

事实上,哈药股份2016—2018年收到的政府补助占当期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的比重均较高,分别为10.32%、25.13%、24.15%。

 

哈药股份主营业务涵盖抗生素、非处方药及保健品、传统与现代中药、生物医药及医药商业等业务板块。旗下拥有“哈药”“三精”“盖中盖”“护彤”及“世一堂”等知名商标。

 

不过,知名度并不等同于业绩,《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哈药股份近十年年报发现,自2010年起,该公司营收增速不断下滑,时至2014年,其营收开始负增长,并持续至今。按照该公司业绩预测,2019年营收亦大概率为负增长。

 

和其他增收不增利的传统知名医药公司不同,哈药股份近4年的销售费用远低于其管理费用,且自2013年开始其销售费用就不断下滑。2019年前三季度,销售费用为5.67亿元,是同期管理费用的50.58%,是同期营收的6.70%。

 

如出一辙的是,哈药股份研发投入同样不足。2019年前三季度,该公司研发费用为0.87亿元,占同期营收的1.03%。不仅低于Wind西药分类6.64%的行业平均,也低于Wind中药分类3.59%的行业平均值。

 

在研发投入不足的前提的下,哈药股份通过一致性评价的品种寥寥无几。而不巧的是,在医保控费的背景下,该公司原本的辅助用药市场也在受到不断挤压。2019年三季报显示,哈药股份的经营现金流净额为-1.49亿元,应收账款却高达34.09亿元,创历史新高。

 

截至2019年11月6日,哈药股份(600664.SH)报收于3.85元/股,较52周高点下挫43.38%。而截至三季度末,哈药股份前十大股东中,香港中央结算有限公司(陆股通)已减持1091.35万股,占其剩余持仓的60.13%。中国农业银行—中证500交易型开发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已减持170.76万股,占其剩余持仓的10.40%。

 

营收连续下滑5年

 

作为国内知名医药企业,哈药股份近年来的业绩恶化迅速。

 

据Wind数据显示,2014—2018年,哈药股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65.09亿元、158.56亿元、141.27亿元、120.18亿元和108.14亿元,同比下滑分别达到8.75%、3.95%、10.91%、14.93%和10.02%。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该公司五年时间营业收入从165.09亿元下滑至108.14亿元,下滑金额达56.95亿元,下滑幅度达34.50%。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哈药股份是在2010年公司营收增速达到近十年高点后,开始缓慢下行的。

 

2009—2013年,哈药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106.77亿元、125.35亿元、134.87亿元、176.63亿元和180.92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0.13%、17.40%、7.59%、1.16%和2.43%。

 

此外,其利润端情况也不容乐观。Wind数据显示,2009年哈药股份实现归母净利润为9.33亿元,而到了2018年,归母净利润变成3.46亿元,十年时间缩水62.92%。

 

同时,其政府补助金额占比较高。Wind数据显示,2016—2018年及2019年前三季度,哈药股份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88亿元、4.07亿元、3.46亿元和425.71万元,分别同比增长35.85%、-48.36%、-14.95%和-98.25%。同期,哈药股份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7357.22万元、7286.89万元、5896.12万元和3446.87万元,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比重分别为9.39%、17.94%、17.05%和8.5倍。

 

颇堪玩味的是,该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之所以没有亏损,亦是由于3446.87万元补助。而扣非后哈药股份的归母净利润为-0.33亿元,同比下滑122.05%,创上市以来新低。同期,该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为-1.49亿元,应收账款高达34.09亿元,占营收的40.28%。

 

另外,与其他增收不增利的医药企业不同,哈药股份近4年的销售费用远低于其管理费用。

 

Wind数据显示,2015—2018年该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1.32亿元、7.62亿元、7.61亿元和6.20亿元,而同期管理费用则分别为18.10亿元、18.02亿元、16.80亿元和15.71亿元。

 

可以看出,该公司管理费用几乎是其销售费用的2倍。而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哈药股份的销售费用自2013年创新高后便开始不断下滑,直到2015年下滑至管理费用以下。

 

巧合的是,该公司营收亦在2013年实现最后一次正增长,紧接着开始步入负增长通道。2019年前三季度,该公司的管理费用为11.21亿元,是其同期销售费用的1.98倍,是其同期营收的13.24%。

 

研发投入稀松

 

医药公司研发投入的方向及研发费用多少,对一家公司未来的发展潜力有着重要影响。

 

2016—2018年,哈药股份的研发投入总额分别为1.84亿元、1.98亿元、1.85亿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30%、1.65%、1.71%。这一比例不仅低于Wind西药分类6.64%的行业平均(算术平均),而且低于Wind中药分类3.59%的行业平均值(算术平均)。

 

值得注意的是,在研发投入会计政策上,哈药股份资本化的比例不断攀升。近三年年报显示,2016—2018年,该公司研发投入资本化金额分别为591.19万元、5603.24万元和4803.76万元,占同期研发投入的比重分别为3.21%、28.28%和25.95%。

 

《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到,研发投入资本化可以有效降低公司在当期的费用支出,从而美化净利润指标。

 

从产品来看,目前哈药股份通过一致性评级的品种只有2个,第一个是蒙脱石散,主要用于成人及儿童急、慢性腹泻;第二个是盐酸二甲双胍片,主要用于减少肝糖生成,抑制葡萄糖的肠道吸收,具有控制2型糖尿病患者血糖的作用。

 

而在医保控费的前提下,其中药产品包括注射用丹参(冻干)、注射用双黄连(冻干)等中药注射剂,近年来却不断受到控制。

 

2018年6月11日,国家药监局发布的《关于修订双黄连注射剂说明书的公告(2018年第31号)》显示,由于该产品不良反应包括过敏性休克,应在有抢救条件的医疗机构使用,并要求该产品说明书增加警示语、禁忌项等内容,具体包括4周岁及以下儿童、孕妇禁用等。

 

今年8月20日,国家医保局发布的《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备注,同样明确了部分基层常用的中药注射剂,只有二级及以上医疗机构才能使用,并做出重症、病种等方面的限制。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年报显示,哈药股份2018年的注射用丹参(冻干)医疗结构的合计采购量为1017万支,较2017年下滑254万支。双黄连口服液19011万支,较2017年下滑1421万支(注射用双黄连(冻干)2017年数据并未找到)。

 

除了中药注射剂,受国家医保目录调整影响的品种还有辅助用药。

 

今年7月,国家卫健委发布了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的20个辅助用药品种,哈药股份的前列地尔注射液便是其中之一。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前列地尔注射液销量为648万支,较2017年下滑43.46%,实现销售收入为1.79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1.64%。

 

2018年,哈药股份整个中药板块实现营业收入6.93亿元,同比下滑4.63%;到了2019年上半年中药板块实现营业收入3.15亿元,同比下滑33.14%。

 

产品质量存瑕疵

 

此外,哈药股份这家“老字号”药企,还应该注意其产品质量不时出现的“瑕疵”。

 

2019年5月该公司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哈药集团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下称生物工程)及哈药集团世一堂中药饮片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饮片公司)生产的产品抽检结果不符合规定。

 

具体来看,由生物工程生产的紫杉醇注射液存在细微可见异物;饮片公司生产的白矾、甘草片、槟榔分别出现“铵盐项不符合规定”“含量测定不符合规定”“黄曲霉毒素不符合规定”情况。

 

事实上,这并非哈药股份第一次出现“不合格”。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2018年第67号通告显示,据青海省药品检验检测院检验,哈药股份子公司哈药集团三精制药诺捷制药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刺五加颗粒含量测定不符合规定。据国家食药监局信息显示,2016年由哈药集团制药厂六厂生产的女士高盖牌钙片维生素C含量不合格。

王彦强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