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亿债务待偿 影视板块四面楚歌 当代东方股价半月下挫17%

上市公司卓玛|2019-12-03 15:08|9812

字体大小:Aa-Aa+

贷款逾期,银行账户被冻结,影视业务各个板块接连亮红灯,净利润为负带帽风险高企,当代东方麻烦缠身

 

这个11月对A股上市影视公司当代东方投资股份有限公司(000673.SZ,下称“当代东方”)而言,可谓颇不平常。因为搭上了区块链的热潮而股价飙升,又因为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股价迅速回落,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当代东方的股价经历了一轮过山车般的涨跌。

 

与此同时,贷款逾期,银行账户被冻结,影视业务各个板块接连出现问题,净利润为负甚至面临退市风险,让当代东方麻烦缠身。数据显示,截至11月18日,当代东方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银行贷款共计5.7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4.3%。受债务逾期影响,截至11月18日,当代东方(含子公司)被申请冻结的银行账户多达27个。

 

尽管目前尚未出现新的逾期债务,但当代东方的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该公司总资产为20.94亿元,短期债务合计为6.34亿元,同期货币资金只有0.99亿元,这也意味着,该公司账面上存在着5.35亿元资金缺口,存在着较大的偿债压力。

 

截至12月2日收盘,当代东方收于4.97元/股,较半个月前创下的5.97元/股高点下挫16.75%,较2018年5月21日创下的23.6元/股阶段性高点大幅下挫78.94%。

 

股价如坐过山车

 

今年11月对当代东方来说显得格外特别。从11月1日开始到11月14日,股价从2.70元/股一路上涨到5.97元/股,10个交易日股价累计上涨了121.11%,期间更是连续录得5个涨停板。

 

之所以出现如此状况,源于10月24日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和产业创新发展这一利好消息。受此影响,蹭上区块链概念的上市公司股价随之上涨,当代东方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一家主营业务涵盖电视剧、电影、综艺节目、影院运营、演唱会和广告的影视公司,当代东方在今年搭上了区块链这一概念。

 

据该公司三季报显示,今年9月,其孙公司北京当代云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云晖科技)以26.8万元收购了北京天弘瑞智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弘瑞智)40%的股权,且已完成工商变更。 

 

公开资料显示,天弘瑞智是一家以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及区块链等新型信息技术为核心的产业生态应用场景的公司,当代东方在三季报中明确表示,这家公司涉及“区块链”业务。

 

此外,今年4月20日,当代东方还与新华新媒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订了《新华社客户端区块链频道商务独家合作协议》,表示双方将共同开发、运营区块链频道,当代东方将负责新华网客户端“区块链”频道的运营招商、商务运营及广告独家代理。

 

赶上区块链风口的当代东方,股价因此快速上涨,其还曾于11月5日和7日连发两封《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提醒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风险提示的内容包括新增一笔1亿元的逾期贷款,2018年度及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均为负,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全部处于冻结、轮候冻结状态,公司因两笔总计2亿元的与银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被列为被执行人。

 

但是,这并没有停下该公司股价疯狂上涨的脚步,直到两条新增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告的接连发布,当代东方的股价开始急转直下。

 

11月13日,当代东方发布公告称,因与五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存在信托贷款合同纠纷案,该公司新增一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为1.047亿元;11月18日,当代东方再次公告表示,因与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清远分行贷款本金为5000万元的借款合同纠纷案进入强制执行阶段,新增两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冻结金额总计为2.52亿余元。

 

公告显示,截至11月18日,当代东方及子公司到期未清偿的银行贷款共计5.77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04.3%。

 

据当代东方今年三季报显示,截至9月30日,该公司总资产为20.94亿元,短期借款为4.10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2.24亿元,即短期债务合计为6.34亿元,同期货币资金只有0.99亿元,存在5.35亿元的资金缺口。

 

此外,受债务逾期影响,截至11月18日,当代东方(含子公司)被申请冻结的银行账户共计27个,累计被冻结金额为908万元人民币,占该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64%,子公司存在被司法拍卖的风险。

 

尽管当代东方表示银行账户被冻结未对公司整体经营产生严重影响,可通过未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开展各类业务款项的收支,保障日常运营,但受此影响,当代东方的股价从11月15日开始走跌,并进入震荡行情。

 

不再投资影视剧项目?

 

作为前两年颇为热门的影视公司,与其他企业不同,当代东方并不是“原生态”,而是通过买买买转型而来。

 

当代东方前身为1996年成立的大同水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同水泥)。 2008年8月,大同水泥因环保原因导致水泥生产线全面停产,后在政府主导下引入厦门当代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后更名为鹰潭市当代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当代投资集团)。2010年12月31日,当代投资集团成为大同水泥第一大股东,持股29.99%。

 

为了改善持续经营能力,大同水泥将文化艺术产业运营及拓展作为业务发展的重点,逐渐向影视行业发展。2013年2月4日,该公司更名为“当代东方投资股份有限公司”。

 

不过,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的当代投资集团并无影视行业经验,为了促进当代东方加速发展,其选择通过买买买完成业务布局。

 

2014年4月,当代东方公布定增预案,计划向8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不超过25亿元,其中11亿元用于收购“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下称盟将威)100%股权,5亿元用于增资盟将威并实施补充影视剧业务营运资金项目。

 

盟将威成立于2010年5月31日,主营业务包括影视剧、广告业务、衍生业务、发行服务等。通过这一收购,当代东方正式进入了影视行业。

 

彼时,当代东方与盟将威实控人徐佳暄等人签订了业绩对赌协议,盟将威承诺2014—2016年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35亿元和2亿元。2015—2016年,盟将威接连推出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电视剧《军师联盟》《活色生香》《花开如梦》《女儿红》及网剧《热血长安》,营业收入实现大幅增长。最终,盟将威三年分别实现净利润1.09亿元、1.41亿元、2.11亿元,业绩完成率分别达109%、104%、106%,踩线飘过。

 

不过,对赌期一结束,盟将威的业绩就开始大幅下滑,2017年仅实现净利润1.09亿元,同比下降51%,而当代东方并未对其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018年,盟将威净亏损4.93亿元,当代东方对其全额计提商誉减值准备8.76亿。

 

值得注意的是,当代东方在今年7月22日的公告中表示,基于盟将威实际业务开展情况及影视行业发展态势,预计2019—2023年逐渐收回影视剧及广告等投资后,2023年后,将不再投资影视剧项目。

 

影视布局危机

 

实际上,自从2014年收购盟将威以来,当代东方持续通过投资、并购等方式不断扩展公司的影视业务版图,试图打造包括电视剧、电影、综艺、影院运营、演出等在内的影视文化全产业链。但遗憾的是,战线似乎拉得过长,不只是与盟将威有关的影视剧业务萌生危机,目前该公司旗下所有影视业务子板块都在遭遇问题。

 

影院业务方面,2016年5月14日,当代东方与北京华彩天地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彩天地)及其部分股东签署了《股份转让及增资协议》,成为其持股51.13%的控股股东。华彩天地承诺2016—2018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000万元、3750万元、4850万元,三年累计净利润不低于1.16亿元。

 

但据中联评估的数据显示,华彩天地2013—2015年的净利润分别只有417.43万元、-343.80万元、42.21万元,因此,当代东方还遭到深交所关于业绩承诺可实现性的问询。最终华彩天地不仅没有完成业绩承诺,还陷入大幅亏损,2016—2018年三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01.13万元、-353.37万元、-3719.67万元,累计净亏损3871.91万元。

 

雪上加霜的是,当代东方并没有收到华彩天地的业绩补偿,因此其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下称贸仲委)发起仲裁,向华彩天地原股东吕少江、王哲、徐培忠3人分别索要7489.13万元、2855.81万元、1139.06万元(合计达1.16亿元)的业绩补偿,目前贸仲委已受理该案。

 

演出业务方面,2017年9月8日,当代东方发布公告表示与歌手王力宏所属的音乐公司Hongsheng Culture Holdings Ltd签订了“《世界巡回演唱会》代理合同”,将在2017年8月至2020年12月31日期间独家代理“王力宏‘龙的传人2060’世界巡回演唱会”。

 

不过,当代东方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因计划举办27场的演唱会实际只举办了17场,当代东方被王力宏方面索赔680万元违约金。今年7月12日,当代东方宣布“由于受到文化传媒行业整体调整以及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导致合同无法顺利如期进行”,将不再代理100场演唱会中的剩余54场,提前一年半结束了代理合约。

 

当代东方近半年来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

 

会被ST吗?

 

据天眼查最新数据显示,受影视寒冬影响,今年以来已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具体表现为公司状态注销、吊销、清算、停业。身处影视行业的当代东方的日子自然也不好过。

 

当代东方今年三季报显示,其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64亿元,同比下降41.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900.03万元,同比下降132.5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965.63万元,同比下降137.18%。

 

在半年报中,当代东方已表示,受文化传媒行业整体调整及宏观经济环境的影响,公司现金流趋紧,为了保障正常运营,尝试通过包括积极开拓新业务,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等多项措施来缓解流动性风险,促进公司长远健康发展。

 

旗下影视业务所有子板块出现问题,净利润也大幅下降,布局区块链业务似乎是当代东方为自己找到的新的利润增长点,只是目前还不能挽救其经营业绩。

 

尤为值得注意的是,当代东方2018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就已为-16.01亿元,如若今年第四季度不能成功扭亏为盈,净利润继续为负,则会因为连续两年亏损而直接被ST,即进入风险重大提示期,存在退市风险。

 

当代东方目前已开始尝试募资自救。11月18日,当代东方披露了修订后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向关联方世纪中农(北京)农业科技有限公司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58亿股,募资金额不超5亿元,用以偿还银行借款和补充流动资金。不过,此举尚未取得公司股东大会和中国证监会的核准。

 

如此糟糕的经营状况似乎也影响了当代东方股东的持股信心。11月18日,持有该公司12.87%股份的股东,南方资本-宁波银行-当代东方定向增发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计划在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791.39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

 

三季报显示,当代东方参与投资的包括《因法之名》《一步登天》《远方的家》等在内的共8部电视剧和1部名为《原声》的纪录片已拍摄完毕,计划年内发行。这些剧集能否顺利发行以回笼资金,缓解高悬其头上的退市预警,只能等待时间的检验。

卓玛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