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子窖预收款增速急剧下滑  5名股东两度减持6.35亿元

上市公司王彦强|2020-01-14 08:56|11404

字体大小:Aa-Aa+

股价的上涨,催使着口子窖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的套现冲动,但其消极的竞争态度,令其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增速出现下滑,且2018年预收款增速出现断崖式下跌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彦强

 

2019年,对于酿酒行业投资者而言可谓收获颇丰,截至12月31日收盘,18家白酒企业股价平均涨幅达96.50%,部分白酒企业更是创历史新高。

 

随着这波股价上涨,徽酒“四朵金花”之一口子窖(603589.SH)的实控人及部分一致行动人无疑获得了减持套现的好时机。

 

口子窖2020年1月10日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1月9日,该公司实控人及4名一致行动人股东,通过2018年8月和2019年7月的两次减持计划,已累计减持1218.2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03%,累计减持金额约6.35亿元。其中,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监事会主席刘安省两次减持金额高达4.85亿元。

 

与减持相伴的,是该公司一致行动人股东不断解除质押的公告,以股权质率较高的刘安省为例,2018年初,其股权质押率高达93.42%,到了2020年1月11日,其股权质押率降至41.54%,而其他一致行动人股东的股权质押比例,在这段时间,也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另外,《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有着“东不入皖”说法的安徽白酒市场,竞争相当激烈,但是徽酒四朵金花中,除了暂时掉队的金种子酒(600199.SH)以外,口子窖的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重,要明显低于古井贡酒(000596.SZ)和迎驾贡酒(603198.SH)。

 

更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第三季度,口子窖归母净利润已同比下滑1.8%,且2018年,口子窖的预收款增速较2017年大幅下滑85.55个百分点,而2019年前三季度,其预收款同比增速仅为1.22%。

 

招商证券研报表示,口子窖今年以来增速放缓,很大原因在于面对新的竞争环境没有及时调整思路,对营销不够重视,面对竞品的狼性进攻没有及时采取措施,较为被动。

 

5名股东累计减持6.35亿元

 

口子窖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中国兼香型白酒生产企业,旗下拥有“口子窖”“老口子”“口子坊”“口子美酒”等系列品牌产品,其主导产品口子窖酒,以独特的风格和良好的品质得到了社会各界认可。

 

2015年中旬口子窖登陆上交所,其也成为继古井贡酒、金种子酒、迎驾贡酒之后,第四家登陆资本市场的安徽白酒企业。

 

在登陆满三年之后的2018年6月29日,口子窖首次公开发行的限售股开始上市流通,也就是在那之后的两个月内,该公司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股东抛出了第一次减持计划。

 

2018年8月16日公告显示,因自身资金需求,监事会主席刘安省、董事张国强、孙朋东、赵杰和仲继华5人,拟在2018年9月7日起6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分别减持不超过240万股、100万股、80万股、100万股和70万股。

 

2019年3月,上述5人减持完毕。同年7月,该公司抛出了第二次减持计划。

 

据其2019年7月3日公告显示,同样因自身资金需求,刘安省拟自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六个月内,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480万股,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不超过270万股;孙朋东、张国强、赵杰和仲继华4人,同期分别各自减持不超过30万股,合计减持不超过870万股。

 

《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到,第一次减持计划,5名股东累计减持500.07万股,累计减持金额约2.17亿元。而据2020年1月9日公告显示,刘安省、张国强、孙朋东、赵杰和仲继华5人,两次合计减持1218.22万股,这也意味着,截至2020年1月9日,其第二次减持计划已累计减持约718.15万股,较870万股,仍有151.85万股的空间。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如果按照第二次减持公告的时间测算,第二次减持计划截止时间为2020年1月24日(除夕)之前,也就是说距离减持截至时间,还有9个交易日。 

 

事实上,对比两次减持计划,可以明显发现,其第二次减持计划股份数要明显高于第一次,而第二次减持计划期限,恰好处于口子窖股价不断上涨创新高的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1月9日,刘安省及其一致行动人两次累计减持金额约6.35亿元。其中,刘安省两次累计减持金额就高达4.85亿元。

 

另外,与两次减持计划相伴的,是该公司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股东的解除股权质押行为。

 

最新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1月11日,该公司实际控制人及一致行动人已累计解除质押1.49亿股,尚有4781.77万股未解除质押,未解除质押股份数占其合计持股总数的17.51%。其中,刘安省累计股权质押数量为2906.75万股,占其持股数的41.54%。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未完成的第二次减持计划以外,不排除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股东未来有进一步的股权减持行为。

 

预收款增速暴跌 第三季度业绩下滑

 

白酒行业,历来有“东不入皖”的说法,以安徽市场为主的口子窖不仅要面临本土酒企的激烈竞争,还要面临外来名优酒企的强势“入侵”。

 

数据显示,近年来,包括贵州茅台(600519.SH)、五粮液(000858.SZ)、洋河股份(002304.SZ)等在内的全国性酒企分走了安徽省约四成市场份额,这也令安徽省内白酒企业的竞争激烈程度更上一层楼。

 

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古井贡酒采用了更为积极的销售策略。但反观口子窖,则显得颇为淡定。

 

Wind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及2019年三季度,口子窖营收分别为28.3亿元、36.03亿元、42.69亿元及34.66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9.53%、27.29%、18.50%和8.05%;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83亿元、11.14亿元、15.33亿元和12.96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29.41%、42.15%、37.62%和13.51%。

 

同期,该公司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12.76%、8.85%、7.87%和8.31%;而古井贡酒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32.91%、31.14%、30.89%和29.42%;迎驾贡酒该指标为12.57%、12.97%、12.93%和13.89%。

 

由此可见,口子窖的营收、净利润增速不仅在2018年明显放缓,且该公司的销售费用占营收的比重要明显低于另外两家徽酒上市企业。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第三季度,口子窖实现营收10.47亿元,同比下滑0.15%;实现归母净利润为4.01亿元,同比下滑1.80%,而古井贡酒和迎驾贡酒第三季度业绩,均实现双双实现稳定增长。

 

此外,《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口子窖预收款增速在2018年出现显著下滑。

 

Wind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及2019年三季度,口子窖的预收款分别为4.44亿元、8.56亿元、9.18亿元和5.79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08.45%、92.79%、7.24%和1.22%。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口子窖2018年预收款增速较2017年下滑85.55个百分点,而在2019年三季度也仅微增1.22%。

 

事实上,《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自口子窖登陆A股主板市场以来,其营收从2015年的25.84亿元上涨至2018年的42.69亿元,增长引擎一直是高档酒,而中低档酒则呈现逐年萎缩态势。

 

但以口子窖目前高档酒竞争态势,恐难面对本土高档酒及全国性高端龙头的强烈竞争。

 

王彦强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