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停!巨亏33亿后胜利精密最新动作惹争议,资本担忧

上市公司李浥尘|2020-03-24 20:39|12006

字体大小:Aa-Aa+

胜利精密投巨资建设的项目关停亏损导致巨额资产减值,此前高溢价并购的子公司业绩变脸又引发大额商誉减值,两厢挤压下,该公司2019年净利润巨亏33.85亿元,连续第二年亏损

 

《投资时报》研究员 李浥尘

 

大手笔对内投资、大手笔对外疯狂并购酿成的损失,正在侵蚀这家业界知名公司。

 

3月23日,深交所一纸问询函,让苏州胜利精密制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胜利精密,002426.SZ)的最新举动,引发资本市场的高度关注。

 

根据3月19日胜利精密的公告,该公司计划终止已累计投入募集资金9.44亿元的3D盖板玻璃研发生产项目,同时,计划折价出售该项目部分资产。

 

《投资时报》研究员整理多方信息了解到,在不少机构投资者看来,胜利精密终止并出售该项目部分资产,可谓对此项总投资额12亿元的项目投资失败的确认。但更令资本市场关注的是,胜利精密大手笔对内投资项目和对外疯狂并购带来的损失,远比这单一项目大得多,相关损失,在2019年出现了大爆发。

 

2月29日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胜利精密2019年净利润巨亏33.85亿元,其中包括投资项目因关停、亏损造成13.57亿元的其他资产减值,并购子公司业绩滑坡或亏损导致12.13亿元的商誉减值。此前一年,胜利精密也因资产减值亏损7.23亿元。戴帽“ST”的厄运,正在前方向胜利精密招手。

 

Wind数据显示,3月24日,胜利精密以跌停收盘,股价收报于2.50元。

 

募投项目终止后出售

 

3月19日,胜利精密披露公告称,拟终止募投项目3D盖板玻璃研发生产项目,该项目已累计投入募集资金9.44亿元。同时,拟出售该项目在建工程、设备及配套设备等部分资产,初步确定交易价格为4.95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梳理过往公告了解到,建设3D盖板玻璃研发生产项目的相关议案,系于2017年7月17日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项目主要面向手机面板、笔记本电脑等,其中安徽智胜光学科技有限公司进行盖板玻璃项目扩产,安徽胜利精密制造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安徽胜利)进行精密金属结构件项目、触摸屏项目、液晶显示模组项目扩产。项目投资总额预计32.85亿元,建设资金来源为自有资金、募集资金、银行贷款等,其中拟投入募集资金9.44亿元。截至2020年3月10日,累计投入募集资金9.44亿元,余额为0元。

 

不到三年前开始投资建设的项目,且9.44亿元募集资金全数投完,如今,却要终止继续建设并拟出售部分资产?

 

“蹊跷”的操作,立刻引发交易所关注。3月23日开盘前,深交所问询函即至。

 

值得留意的是,2月13日胜利精密披露的《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公司关注函回复的公告》显示,3D盖板玻璃项目第一期投资额约7亿元,于2018年初投产;第二期已投资约5亿元,由于面临的资金压力,目前已停止。截至2019年末,公司3D盖板玻璃生产线账面原值总额约12亿元,账面净值约9.5亿元。

 

对比数据来看,胜利精密在此项目上除了全部募投资金投入,还有自有资金的投入,在过去不到三年期间,如此大手笔投入了12亿元的项目,为何现在要出售项目的部分资产?是否合理?

 

按照胜利精密所称,处置已关停的全部盖板玻璃项目生产线是为了最大程度减少结项、终止募投项目对公司的影响。那么,此次出售的部分资产对整个项目有什么影响?项目未出售资产是否还能使用?未出售资产下一步又将会如何处置?

 

公告显示,此次出售的资产为安徽胜利拥有的玻璃盖板生产设备、租赁的厂房及配套设施,申报价值为5.68亿元,以成本法评估的价值为4.71亿元,增值率为-17.21%。

 

为什么评估打了接近20%的折扣?评估折扣是否合理?

 

值得一提的是,出售资产初定成交价4.95亿元中,一半为现金对价,一半为交易对手的等值股权,这部分股权系以1月31日经审计的净资产值作为定价依据,胜利精密以用于增资的玻璃盖板生产设备净值作价为交易对手的注册资本,按照1∶1的折股比例进行增资,置换股权未有任何折扣,设备等估值却打了折扣。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企查查显示,此次交易对手方安徽精卓光显技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精卓技术)成立于2019年12月10日,其母公司安徽精卓光显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9年10月15日,两家公司距今均不到半年时间。

 

此外,按照约定,交易的现金对价部分分期支付安排时间长达21个月,精卓技术是否具有良好履约能力?对胜利精密而言,是否有相关履约保障措施?

 

多个投资项目巨额减值

 

虽然此次出售3D盖板玻璃项目的部分资产对胜利精密2020年度的总资产、净资产和净利润等影响尚无法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此项目的大笔投资,将会出现不小的损失。

 

胜利精密曾在2月13日的问询函回复公告中称,由于早期市场调研对3D市场比较乐观,认为2018年将成为3D盖板的爆发年,预计到2020年3D玻璃盖板手机渗透率将超过一半以上。由于过于乐观的估计和提前的大额投入,目前产能利用率不到5%。

 

胜利精密还称,自3D盖板玻璃项目投产两年以来,由于投入时机问题、产品方向误判及内部运营等问题,导致未积累相应技术及成本优势,而在目前公司资金紧张、行业产能过剩、公司核心技术及运营管理人员的流失、尚需增加相应设备资金投入等的情况下,将面临进一步关停3D盖板玻璃项目。

 

事实上,3D盖板玻璃并非胜利精密投资失败的孤案。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胜利精密盖板玻璃业务的另一个项目——2.5D盖板玻璃项目也给胜利精密带来巨额损失。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2.5D盖板玻璃生产线账面原值总额约10亿元,账面净值约8亿元。

 

在2.5D盖板玻璃项目上,由于手机市场盖板玻璃的更新换代以及胜利精密的规模、发展速度未能形成有效竞争力,成本控制问题等随之逐渐显现。在此基础上,胜利精密2018年底陆续出现资金压力,导致供应链成本持续增加,业务关系弱化,客户订单流失,从而加剧了生产经营的亏损,对现金流已经产生极大负面影响。公告显示,胜利精密已经于2019年下半年陆续关停了2.5D盖板玻璃产品生产线。

 

按照2月28日披露的业绩快报和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显示,2019年度胜利精密拟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25.70亿元,其中除了商誉减值之外,在应收款项、存货、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无形资产等方面的其他资产减值金额达到13.57亿元,主要来自2.5D盖板玻璃项目和3D盖板玻璃项目。

 

除了这两个盖板玻璃项目投入不及预期外,胜利精密2014年开始建设,投资7.92亿元的舒城胜利产业园建设项目虽已达产,但始终未能达到预计效益,2019年上半年亏损1260多万元;同样于2014年就开始建设的苏州中大尺寸触摸屏产业化建设项目,累计投资了2.04亿元,虽然累计已实现盈利,但总体上仍未达到承诺累计收益的程度;而2016年募集资金建设的智能终端大部件整合扩产项目也未达到预期效益,2019年上半年亏损2000多万元。

 

并购引发巨额商誉爆雷

 

从公开信息梳理可见,胜利精密不仅投巨资建设的项目有的关停、有的亏损,此前高溢价并购的子公司业绩也纷纷“变脸”,巨额商誉减值压力在2019年大爆发。

 

于2010年6月上市的胜利精密,最初主要从事电脑、平板电视结构模组及触控模组业务,2013年、2014年,收入利润均有大幅增长。2014年末货币资金为15.17亿元。资金相对充裕的胜利精密在2015年一口气并购了7家公司。

 

其中,值得关注的是,当时富强科技净资产仅1685.17万元,胜利精密出资7.64亿元,溢价率超过44倍;德乐科技作价5.95亿元,增值率1.85倍;智诚光学100%股权整体作价为3.04亿元,增值率80.56%。

 

此后,胜利精密在2018年又收购了硕诺尔、JOT等公司,商誉也节节攀升。2015年底,商誉一度达到16.63亿元;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现存商誉金额为13.18亿元,主要来自富强科技、硕诺尔、德乐科技、JOT、福清福捷的商誉余额合计。

 

巨额商誉,为近两年胜利精密不佳的业绩表现,提前埋下了“暗雷”。不仅有部分收购标的在业绩承诺期刚过就业绩变脸,还有一些干脆在完成并购的当年,就开始亏损。

 

以2015年逾44倍溢价并购的富强科技来说,2018年时净利润还贡献了3.76亿元,至2019年,其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491万元,这种迥然不同的变化着实让人大跌眼镜,直接导致胜利精密对其计提了6.27亿元的商誉减值。

 

2015年并购的德乐科技则在业绩承诺期刚结束即出现业绩“变脸”,2018年实现净利润7510万元,同比下滑52.43%,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金额1.63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3800万元,为此,2019年再计提商誉减值准备1.72亿元。

 

2015年以现金方式收购的福清福捷在2018年出现393万元亏损,但胜利精密并未在当年对其计提商誉减值,反而在福清福捷2019年前三季度盈利1075万元的情况下,将其全部4834万元的商誉在2019年全额计提减值。与业绩表现反差如此大的商誉减值计提操作,显得颇为随意。

 

胜利精密在2018年收购的硕诺尔、JOT两家公司,并购当年业绩即大幅下滑,硕诺尔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滑68.66%,当年计提商誉减值1.49亿元,JOT则出现5876万元的亏损,当年计提商誉减值3852万元;2019年两家业绩继续滑坡,2019年前三季度,硕诺尔净利润直接亏损408万元,JOT净利润亏损进一步扩大至6589万元。2019年胜利精密分别对硕诺尔、JOT计提商誉减值2.46亿元、1.19亿元。

 

花费巨资收购的子公司基本都出现商誉减值计提,在2019年合计计提12.13亿元的商誉减值之后,残存的商誉金额不到1亿元。

 

胜利精密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

数据来源:Wind

 

难逃戴帽“ST”厄运

 

投资项目因为关停、亏损造成13.57亿元的其他资产减值,并购子公司业绩滑坡或亏损导致12.13亿元的商誉减值,在双重打击下,2019年胜利精密陷入巨幅亏损情理之中。

 

2月29日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胜利精密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30.9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4.70%;净利润巨亏33.85亿元,同比下滑了368.33%。营收净利呈现双降颓势,如果剔除商誉与其他资产减值25.70亿元,净利润依旧亏损8.15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三季报显示,胜利精密2019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00.75亿元,同比下降21.39%,净利润亏损3.66亿元,同比下降219.28%。对比2019年剔除商誉与其他资产减值后净利润亏损8.15亿元的数据,2019年第四季度净利润亏损金额达到4.49亿元,单季度亏损金额比前三个季度都高,亏损面还在扩大中。

 

经营不利的同时,胜利精密财务状况持续恶化,2019年末,公司总资产为 139.11亿元,较年初减少24.7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为41.65亿元,较年初减少47.60%。

 

胜利精密2019年出现业绩巨亏,并不是上市以来首次,2018年时业绩就已经出现过大幅亏损。2018年报数据显示,胜利精密实现营收173.90亿元,同比增长9.28%,净利润亏损7.23亿元,同比下滑256.34%。与2019年类似,商誉减值与其他资产减值也是关键。

 

在连续两年出现巨额亏损下,意味着胜利精密在2019年年报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戴帽“ST”的结局也基本确定。

李浥尘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