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白酒企业透视:古井贡酒销售费用率居首 泸州老窖预收款未进前五名

上市公司王彦强|2020-06-04 14:58|14357

字体大小:Aa-Aa+

从目前趋势来看,白酒行业的集中化正在形成,二三线白酒正在面临一线酒企的强烈挤压。部分区域龙头也在积极寻求突围,大力布局高端化,但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彦强

 

中国白酒行业在经历了产能为王、渠道为王之后,来到了品牌为王时代,在此背景下,不少区域龙头开启了全国化的扩张步伐。

 

而另一方面,随着行业集中度提升,一线白酒龙头的渠道下沉也在挤压着二三线白酒企业的市场空间。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1—12月,纳入到国家统计局范畴的规模以上白酒企业1176家,比上年减少269家;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完成酿酒总产量785.95万千升,同比下降0.76%。

 

可以说,不进则退已然成为当下白酒行业较为突出的特征。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2019年白酒行业营收排名前十的上市公司注意到,贵州茅台(600519.SH)、五粮液(000858.SZ)、洋河股份(002304.SZ)、泸州老窖(000568.SZ)、顺鑫农业(000860.SZ)、山西汾酒(600809.SH)、古井贡酒(000596.SZ)、今世缘(603369.SH)、口子窖(603589.SH)、老白干酒(600559.SH)这十家上市公司整体保持稳定增长,但大部分公司增速较2018年略有下滑。

 

其中,在2018年营收增速排名第一的山西汾酒,2019年增速较上年同期下滑21.69个百分点。行业龙头贵州茅台营收增速下滑11.33个百分点,五粮液营收增速下滑7.41个百分点。

 

从预收款来看,营收规模排名第四的泸州老窖2019年预收款仅为22.44亿元,不及顺鑫农业和山西汾酒;而另一家营收过百亿的酒企古井贡酒,以及营收排名第九的口子窖预收款则纷纷出现下滑。

 

另从销售费用率(销售费用/营业收入)指标来看,古井贡酒以30.57%的销售费用率位列十大酒企之首,而贵州茅台则以极低的3.69%位列十大酒企之末,前者是后者的8.28倍。

 

2020年一季度,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除贵州茅台、五粮液和山西汾酒之外,大部分白酒企业的营收和净利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处于尾部的区域白酒企业,其境遇更是艰难,甚至出现亏损。

 

而从二级市场来看,截至2020年6月2日收盘,市值过千亿的白酒上市公司共有五家,分别为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和山西汾酒,其市值分别为17721.31亿元、6162.83亿元、1584.75亿元、1290.59亿元和1132.38亿元。

 

其中,贵州茅台独得市场青睐,仅一家公司市值就占18家白酒上市公司总市值的57.73%,占营收前十白酒公司总市值的59.33%。市值排名第二至第五位的白酒公司合计市值为10170.55亿元,不及贵州茅台总市值的六成;前五大白酒上市公司市值占18家白酒上市企业总市值的90.87%。

 

前十大白酒上市公司市值(亿元)

数据来源:Wind  制表:《投资时报》

 

今世缘营收增速最高 老白干酒降幅最大

 

从营收情况来看,2019年,行业龙头贵州茅台实现营业收入888.54亿元,同比增长15.10%;实现归母净利润412.06亿元,同比增长17.05%;净资产收益率为30.30%,位列十大上市酒企之首。

 

五粮液年内实现营业收入501.18亿元,同比增长25.20%;实现归母净利润174.02亿元,同比增长30.02%;净资产收益率为23.42%,位列十大上市酒企第六。

 

两家龙头企业合计实现营收1300.6亿元,占白酒上市公司总营收的53.06%;合计实现归母净利润586.08亿元,占白酒上市公司合计归母净利润的71.29%,其中,贵州茅台的归母净利润占白酒上市公司归母净利润总和的50.12%。

 

一直想冲击行业前三的泸州老窖,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58.17亿元,同比增长21.15%;实现归母净利润46.42亿元,同比增长33.17%;分别较上一年下滑4.45个百分点和3.1个百分点。

 

与目前行业第三的洋河股份相比,泸州老窖与前者营收相差73.09亿元,归母净利润相差27.4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十大上市酒企中,2019年营收增速排名第一的酒企是今世缘,其2019年实现营收48.74亿元,同比增长30.28%;实现归母净利润14.58亿元,同比增长26.71%。在十大上市酒企中,今世缘营收排名第八,较2018年上涨一个身位。

 

而与之相对应的口子窖,2019年实现营收46.72亿元,同比增长9.44%;实现归母净利润17.20亿元,同比增长12.24%;在十大上市酒企中,位列第九,较2018年下降一个身位。

 

近两年,营收排名较为稳定的当属“河北王”老白干酒,在十大上市酒企中,位列第十。

 

2019年老白干酒实现营收40.30亿元,同比增长12.47%;实现归母净利润4.04亿元,同比增长15.39%;分别较上一年下滑28.87个百分点和98.88个百分点。

 

虽然老白干酒营收排名位列行业第十,但其归母净利润排名则处于行业第14名,究其原因《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老白干酒2019年的毛利率为61.47%,而净利率只有10.03%,处于行业倒数第三。

 

前十大白酒上市公司近两年营收情况

数据来源:Wind

 

总体而言,2018年保持营收高速增长的上市酒企,2019年营收增速下滑幅度较大。

 

预收账款分化加剧

 

白酒行业销售一般采用先款后货的方式,因而预收账款(也被称为利润“蓄水池”)往往作为白酒行业的先行指标,在行业上行期,预收账款往往率先恢复增长,在行业下行期时,由于经销商打款减少,预收账款率先增速放缓甚至下滑。

 

从预收账款来看,白酒企业预收账款金额排序基本与营收规模排序一致,前五名分别是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顺鑫农业、山西汾酒,预收账款金额分别为137.4亿元、125.31亿元、67.54亿元、61.91亿元、28.4亿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泸州老窖2019年的营收规模为158.17亿元,仅次于“茅五洋”,但其预收账款仅为22.44亿元,不及顺鑫农业和山西汾酒,未能排进前五名。

 

另一家营收过百亿的古井贡酒,2019年预收款仅为5.3亿元,同比下滑53.87%;行业排名第九的口子窖,2019年预收款为8亿元,同比下滑12.85%。

 

事实上,在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共有5家企业2019年预收款出现下滑,分别是口子窖、迎驾贡酒(603198.SH)、伊力特(600197.SH)、古井贡酒和*ST皇台(000995.SZ)。

 

前十大白酒上市公司近两年预收账款情况

数据来源:Wind  制表:《投资时报》

 

当然,也有预收账款增速较为夺目的企业,比如五粮液和山西汾酒。据Wind数据显示,2019年五粮液的预收款为125.31亿元,同比增长86.83%;而山西汾酒2019年的预收款为28.40亿元,同比增长71.81%。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五粮液自2017年开始理顺了批发价,渠道价格倒挂现象得到改善,外加数字化营销体系(每卖一瓶酒,都要进行扫码)防止了区域间窜货问题的发生,因此经销商打款较为积极。

 

从山西汾酒来看,自2017年签订经营业绩目标责任书以来,其营收一路高歌猛进步入百亿阵营,预收款也随之大幅增长。不过山西汾酒依靠营销推动的业绩增长能否保持,也是值得思考的方面。

 

事实上,《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三年来,山西汾酒的销售费用增速要显著高于其营收增速。

 

据Wind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山西汾酒的售费用分别为10.80亿元、16.27亿元和25.81亿元,同比增长39.35%、50.65%和58.64%;而同期,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0.37亿元、93.82亿元和118.80亿元,同比增长37.06%、47.48%和25.79%。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山西汾酒2019年销售费用增速显著高于营收增速,且2019年两者差距开始拉大。

 

古井贡酒销售费用率最高

 

销售费用率,反映的是一家白酒公司在一定的销售费用下,所能实现的最大限度营收情况,一方面反映其品牌影响力,另一方面也反映其盈利能力。

 

2019年一线白酒龙头贵州茅台、五粮液和洋河股份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3.69%、9.95%和11.64%;二线龙头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古井贡酒和顺鑫农业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26.47%、21.73%、30.57%和9.60%;三线区域龙头今世缘、口子窖和老白干酒的销售费用率分别为17.50%、8.47%和25.80%。

 

前十大白酒上市公司2019年销售费用率情况

注:销售费用率=销售费用/营业总收入         数据来源:Wind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在前十大白酒上市公司中,古井贡酒的销售费用率排名第一位,泸州老窖和老白干酒排名第二和第三,而贵州茅台则是以3.69%的超低销售费用率位列最后。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古井贡酒属于浓香型白酒,产自安徽省亳州市,有“酒中牡丹”之称,其主要产品分为年份原浆系列、淡雅系列、红运系列和老名酒系列。

 

2019年古井贡酒实现营业收入104.17亿元,同比增长19.93%,但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当期销售费用达31.85亿元,销售费用率为30.57%。

 

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在强大的营销攻势之下,古井贡酒达到了百亿营收目标,不过,这样的营收增长可能导致后劲不足。

 

而泸州老窖,在近年来业绩稳步提升的同时,其销售费用增速已明显超过同期营收增速。据Wind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泸州老窖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4.12亿元、33.93亿元和41.86亿元,同比增长56.73%、40.67%和23.37%;同期,该公司营收增速分别为20.50%、25.60%和21.15%。很明显,销售费用增速均显著高于营收增速。

 

值得注意的是,泸州老窖2019年的销售费用率,还显著高于山西汾酒和洋河股份。

 

对于老白干酒而言,为应对全国性品牌的挤压,其同样试图通过高端化品牌建设来站稳脚跟。据年报显示,老白干酒2019年共举办5108场高端品鉴会,27300场宴席,赞助67场会议。因而,其2019年销售费用达10.40亿元,销售费用率为25.80%。

 

业内人士表示,从全国范围内看,老白干酒缺乏高端品牌影响力及超级大单品;而从产品收入占比来看,中低档产品仍然占其总营收的近70%。

 

区域酒企自救不易 生存压力骤增

 

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白酒行业今年一季度的日子并不好过。

 

除了贵州茅台、五粮液和山西汾酒之外,大部分白酒企业的营收和净利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尤其是处于尾部的区域白酒企业,其境遇更为艰难。

 

财报显示,2020年一季度,老白干酒营收同比下滑34.19%,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44.05%;口子窖营收同比下滑42.92%,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55.36%;古井贡酒营收同比下滑10.55%,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18.71%。

 

而十大酒企之外的各家区域白酒企业处境则更为艰难,有“徽酒四杰”之称的金种子酒(600199.SH)归母净利润直接亏损0.26亿元,同比下滑391.83%;“新疆第一酒”伊力特实现归母净利润0.08亿元,同比下滑94.42%;川酒“六朵金花”中的舍得酒业(600702.SH)和水井坊(600779.SH)归母净利润则分别实现0.27亿元和1.91亿元,分别同比下滑73.46%和12.64%。

 

业内人士表示,原本属于白酒销售旺季的一季度遭遇空窗,而二季度作为传统的销售淡季,区域白酒企业面临的压力骤增。

 

当前,白酒市场“强者恒强、弱者恒弱”的态势仍在加剧,原本就在夹缝中生存的区域酒企,叠加疫情的冲击,面临的更是生死存亡局面;而在一线白酒企业更进一步的挤压式竞争下,如何在稳住基本盘的同时向外扩展,考验着这些区域酒企高层的智慧。

王彦强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