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危机步步紧随?贵州百灵控股股东陷股权质押泥淖 继续委托表决权

上市公司余飞|2020-10-13 15:24|13725

字体大小:Aa-Aa+

今年上半年,贵州百灵实现营业收入12.80亿元,同比下降5.4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9亿元,同比下降49.11%

 

《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

 

上市公司因跨界被拖累的例子并不鲜见,这一次是贵州百灵企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贵州百灵,股票代码002424.SZ)控股股东被拖入窘境。

 

9月24日,贵州百灵披露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姜伟将其所持公司11%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给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华创证券)行使。本次委托后,华创证券合计取得贵州百灵22.43%股份的表决权。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贵州百灵实际控制人,姜伟目前的资金压力较大,从去年底开始陆续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方式减持股票,其持有公司股票质押比例已接近9成。姜伟的一致行动人姜勇,日前还因被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

 

相关公告披露后,深交所向贵州百灵下发关注函,要求上市公司说明本次华创证券作为管理人受让姜伟委托的11%股份表决权的具体原因、表决权委托是否不可撤销、相关股份转让是否存在障碍,以及华创证券未来12个月是否有继续增持股份或受让表决权的计划。

 

控股股东资金压力较大

 

贵州百灵是一家集苗药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医药上市公司,2010年该公司挂牌深交所中小板。

 

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董事长,姜伟在贵州百灵的发展上起了决定性作用。早年间,在姜伟带领下,贵州百灵大批量投放电视广告,提升了旗下产品咳速停糖浆、咳速停胶囊等非处方药的全国知名度,也带来了销量的迅速攀升。

 

自上市以后,贵州百灵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连续多年保持增长势头,姜伟家族也因此于2017年以165亿的身价登上了贵州首富的位置。

 

不过,首富的位置没坐多久,姜伟却受连续跨界不理想影响,反而陷入不小的资金危机。自去年底以来,姜伟多次因偿还股权质押负债而减持公司股份。

 

2019年11月,贵州百灵发布控股股东减持股份预披露公告称,姜伟预计在3个月内以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合计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4233万股。

 

2020年3月,该公司披露公告称,姜伟在2019年12月17日至2020年3月12日通过集中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累计共减持1641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163%。

 

今年7月,姜伟再一次宣布减持计划,其在8月24日至9月18日间累计减持2085万股贵州百灵股票。根据贵州百灵日前公告,截至2020年9月18日,姜伟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减持119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84%;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893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63%;合计累计减持占公司总股本的1.48%。

 

9月以来,贵州百灵亦多次公告姜伟的股份转让计划。9月18日,由于姜伟在海通证券的一笔股票质押合约已到期待购回,根据相关规定,姜伟与上海海通签署协议,对上述股票质押采用协议转让方式进行处置,姜伟拟协议转让其持有的贵州百灵2822.4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

 

同时,姜伟在中国国际金融的2笔股票质押式回购融资合约也到期待购回,姜伟按照相同操作,与中国国际金融及中金公司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对上述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采用协议转让方式进行处置,涉及股份占公司股份总数的2%。

 

9月25日,同样因为4笔股票质押式回购融资合约已到期待购回到期,姜伟将其所持股份4367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协议转让给申万宏源,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10%。

 

值得注意的是,姜伟还存在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行为。

 

今年5月贵州百灵公告称,公司以供应商贵州宜博经贸等为“中介”,在2019年划出资金累计20.85亿元。其中,有14.22亿元为通过供应商进行的倒贷资金,有4.9亿元最终流入了贵州百灵实际控制人处形成资金占用。

 

作为姜伟的一致行动人和弟弟,姜勇在9月17日接到中国银河证券发送的通知,其质押给银河证券的部分公司股票因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遭遇强制平仓导致被动减持,共涉及被动减持股数为36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0.26%。

 

贵州百灵公告称,姜勇因触发与银河证券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其股票可能存在再次遭遇强制平仓的风险。

 

针对贵州百灵这种状况,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还要求贵州百灵结合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债务处置及后续股份变动计划、未来董事会成员构成及最终推荐和提名主体、本次表决权委托事项等情况,说明公司是否存在控制权变更的可能。

 

跨界拖公司入泥淖

 

虽然在姜伟带领下贵州百灵上市初期增速迅猛,但在高速成长的同时接连跨界,也为日后埋下隐患。

 

2013年,贵州百灵宣布使用3.95亿元超募资金,建设胶原蛋白果汁饮品、中草药草本植物功能饮料投资项目,进军饮料业。随后,姜伟买下贵州嘉黔地产90%的股权,进军房地产行业。

 

跨越度更大的动作还在后面。在饮料和房地产之后,姜伟在贵州安顺投资10亿元,打造五星级安顺希尔顿饭店,甚至引进巴西“阿莫特”机型,跨界投资飞机制造项目。

 

伴随着连续的跨界投资,贵州百灵的业绩却不如以前。自2017年开始,该公司的净利润增长率大幅放缓。

 

2019年,贵州百灵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滑。年报显示,2019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8.5亿元,同比下滑9.1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亿元,同比下滑48.27%。

 

最新财务数据显示,贵州百灵业绩下滑仍在继续。据8月份披露的2020年半年度报告显示,上半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2.80亿元,同比下降5.4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9亿元,同比下降49.11%。

 

业绩下降背后,贵州百灵仍在不断寻找“热点”。2019年,贵州百灵便蹭上工业大麻概念,拟参股黑龙江汉荣汉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申请工业大麻种植和提取加工牌照。

 

5月份,贵州百灵还曾经因为蹭“防疫”热点而被问询。

 

贵州百灵5月25日曾在官网发文称,咳速停糖浆、咳清胶囊两款药品对于治疗轻型和普通型新冠肺炎,有利于疾病痊愈和新冠病毒转阴,可缩短咳嗽时间。可以作为中药治疗新冠肺炎的选择之一,值得临床推广和使用。

 

然而,贵州百灵药品的新冠疗效却遭到药监局质疑,有消息称贵州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将对此进行核查。在核查结果未出之前,贵州百灵已将官网相关文章删除。

 

可以看到,大幅度跨界投资并未给公司业绩带来增厚,反而成为“拖累”,并将实际控制人拖入资金泥淖,贵州百灵前路如何还需持续关注。

 

贵州百灵2016—2019年净利润增长率情况

余飞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