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三季净利润大降四成!双鹭药业如何走出重磅药价格困境?

上市公司王彦强|2020-11-18 16:15|11923

字体大小:Aa-Aa+

自2019年双鹭药业支柱产品被重点监控以来,该公司经营业绩就有向下趋势,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亦加大了这一趋势。另外,此前一直被市场看好的重磅肿瘤药来那度胺,也遭遇强烈价格竞争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彦强

 

依靠复合辅酶(独家)、胸腺五肽等明星产品,北京双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双鹭药业,002038.SZ)业绩增长显著。可如今在医保控费背景下,该公司经营业绩有向下趋势,且被市场寄予厚望的明星产品—“来那度胺”亦不及预期。

 

三季报显示,双鹭药业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8.42亿元,同比下滑46.54%;实现归母净利润3.03亿元,同比下滑39.72%。经营现金流净额为1.90亿元,同比下滑58.87%。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自2019年7月国家颁布《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下称《目录》)以来,包括复合辅酶、胸腺五肽等共计20个辅助用药品种被重点监控。

 

因此,作为占双鹭药业营收半壁江山的复合辅酶及胸腺五肽销量严重下滑,进而导致其2019年营收下滑6.36%。而2020年前三季度,受疫情因素叠加影响,该公司营收大幅下滑46.54%。

 

同时,一直被市场寄予厚望的来那度胺(首仿),上市后不久便遭遇强烈竞争,后来者正大天晴、齐鲁制药和百济神州的来那度胺分别于2019年1月、4月和7月获批上市。

 

目前,双鹭药业旗下还有立生素(重组人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扶济复(重组人碱性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和替莫唑胺等产品有所放量,但都无法弥补复合辅酶及胸腺五肽的下滑。

 

截至2020年11月16日,双鹭药业报收于11.90元/股,较其历史高点已下挫62.95%,市值仅为122亿元。

 

双鹭药业近三年股价走势(元/股)

数据来源:Wind

 

归母净利润增速连降

 

双鹭药业是一家主要从事基因工程和生化药物研究开发、生产和经营的高新技术企业,系北京市首家登陆中小企业板的上市公司。

 

2017年—2019年,双鹭药业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2.42亿元、21.67亿元和20.30亿元,同比增长23.00%、74.50%和-6.36%;实现归母净利润5.34亿元、5.71亿元和4.87亿元,同比增长18.02%、7.10%和-14.82%;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2.49%、12.71%和10.12%。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到,双鹭药业近年归母净利润增速持续下滑,而营收增速在2018年创新高后,在2019年开始下降。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2019年国家发布的《目录》,共涉及双鹭药业的两个品种,五个规格。包括两个规格的注射用复合辅酶(贝科能、鑫贝科),三个规格的胸腺五肽类药物(欧宁),上述两个品种几乎占据双鹭药业收入端的“半壁江山”。

 

而据该公司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及2020年半年报未披露),其复合辅酶实现12.19亿元营收,占总收入比重高达56.25%;营业利润达3.83亿元,占营业总利润的比重达56.16%。

 

至于胸腺五肽产品2018年的销售数据,该公司并未披露,不过,据中泰证券于2018年4月发布的双鹭药业研究报告指出,2017年欧宁销售额就超过1.3亿元,占当年总收入比重达11.1%。

 

据悉,注射用复合辅酶主要用于急、慢性肝炎,原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化、放疗所引起的白细胞和血小板降低;而胸腺五肽类药物用于慢性乙型肝炎患者的治疗,某些自身免疫性疾病、免疫缺陷及肿瘤的辅助治疗。二者的均属于辅助用药,其临床价值并不显著。

 

时至2020年前三季度,在疫情影响下,双鹭药业实现营业收入8.42亿元,同比下滑46.54%;实现归母净利润3.03亿元,同比下滑39.72%。经营现金流净额为1.90亿元,同比下滑58.87%。

 

据该公司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的回复显示,上半年双鹭药业复合辅酶收入1.03亿,同比下降79.71%;胞腺五肽收入0.21亿元,同比下降79.63%。同时,受疫情因素影响,双鹭药业其它产品销售也受到不同程度影响。

 

“来那度胺”竞争激烈

 

仿制药的价格战总是一触即发。

 

来那度胺,作为美国新基公司(原研)的拳头产品,其2019年营收超百亿美元,是一款治疗多发性骨髓瘤的药物。由于市场空间较大,其仿制药的研制很早就被国内多家药业盯上。

 

双鹭药业作为其中的一家,很早之前就开始关注来那度胺的仿制药,终于在2017年底,双鹭的来那度胺作为国内首仿获批上市,给当时的资本市场带来强烈期待,股价也随即大涨。

 

在上市初期,双鹭药业来那度胺(25mg*21粒)规格的定价与原研接近,同为21000元左右。为了大力推广,其2018年的销售费用达到9.11亿元,同比增长146.88%。

 

然而,2019年1月和5月正大天晴与齐鲁制药的来那度胺产品相继上市,同年七月,百济神州的来那度胺也上市了。

 

而根据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官网最新数据显示,正大天晴的来那度胺胶囊(25mg*21粒)规格的价格由5380元调整为3950元;齐鲁制药的来那度胺胶囊(25mg*21粒)纳入上海市医保支付药品的协议采购价也仅为3980元。在此情形下,双鹭药业同样规格的来那度胺,在安徽省医药集中采购服务中心,由5580元再次下降至3960元,降幅近30%,相较于刚开始推广时的价格,降幅达80%。

 

业内人士表示,双鹭药业的来那度胺和竞品相比,性价比较低,在如此激烈的价格战下,其销售情况不容乐观。

 

而《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最先获批的双鹭药业来那度胺却是三家中最后一家通过一致性评价的药企,其在2020年6月28日才过评。

 

据了解,来那度胺等36种谈判药品已纳入《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版)》乙类范围,但由于报销需满足多项医保报销条件,且价格仍然不菲,其销售额一直不高,2019年也仅为7.1亿元。

 

不过,据《投资时报》研究员了解,目前,市场上还在申报的企业有10多家,其中扬子江药业、豪森药业等都在进入申报生产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强生公司的达雷木单抗(CD38)也可以治疗多发性骨髓瘤,与来那度胺之间也会展开竞争。而印度来那度胺的价格不到2000元,相较国产仿制药的价格亦有一定价格优势。

王彦强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