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高新实控人失联,关注函迅速跟进!1900万股质押股权或成隐患

上市公司余飞|2020-12-02 15:27|11656

字体大小:Aa-Aa+

吕俊坤不仅是杭州高新实控人,其亦在上市公司担任董事长职务,任期至第三届董事会届满之日即2020年11月12日止,不过其却于2020年9月11日提前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且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投资时报》研究员 余飞

 

实际控制人失联,上市公司公告称不知具体原因,并表示未对生产经营和管理稳定性造成影响。这一情况,正出现在杭州高新橡塑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杭州高新,股票代码300478.SZ)身上。

 

11月23日,杭州高新披露《关于实际控制人失联的提示性公告》,称近日公司无法与实际控制人吕俊坤取得联系,其处于失联状态。

 

对于吕俊坤失联的具体原因,杭州高新表示尚未了解。同时,该公司称吕俊坤失联未对公司生产经营和管理稳定性造成影响。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事实上,杭州高新上一任实际控制人高长虹给公司带来的影响仍未消除。因高长虹在上市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债权人签订《借款合同》,将杭州高新作为共同借款人,以致部分债务到期公司未能偿还,导致公司银行账户遭到冻结。

 

而在现任实控人失联的公告披露后,深交所于11月26日向杭州高新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核查所掌握的吕俊坤个人债务情况,包括债务金额、是否涉及公司责任、是否被提起诉讼等,是否存在冒用公司名义对外借款或对外担保等情况。

 

对此,该公司回复关注函表示,目前仍无法与吕俊坤取得联系,且公司及吕俊坤亲属对吕俊坤个人的债务情况并不了解,经查询没有发现其有因个人债务导致被提起诉讼的情形。经自查,公司未发现吕俊坤有冒用公司名义对外借款或对外担保的情况。

 

失联实控人接手刚一年

 

杭州高新是一家研发、生产电线电缆用塑料的企业,该公司于2015年6月在创业板挂牌,产品运用于电力、船舶、轨道交通、通信、电气装备、建筑、新能源等领域。

 

上市后,杭州高新的净利润并不出彩,而且在2019年巨亏。

 

2016年至2018年,杭州高新分别实现营业收入为5.62亿元、6.52亿元、8.53亿元和6.97亿元,分别实现净利润3531.49万元、4234万元、2117.95万元。时至2019年,杭州高新在实现6.97亿营业收入的前提下,归母净利却巨亏2.93亿元。

 

杭州高新的亏损与原实际控制人高长虹密切相关。

 

2019年深陷债务危机的高长虹为偿还巨额负债,违规占用公司资金,同时私自借出上市公司公章并以公司名义对外借款和担保。杭州高新表示,大额资金被占用导致公司资金短缺,正常生产活动受到影响,公司业绩出现亏损。

 

进入2020年,杭州高新亏损仍在继续。三季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实现营收3.13亿元,同比减少41.9%,亏损额达3316.56万元。

 

作为这次“失联事件”的主角,上市公司现任实际控制人吕俊坤正是在去年高长虹债务危机时进入杭州高新。

 

去年9月份,为帮助杭州高新解决资金困难和实控人资金占用、个人负债问题,吕俊坤和万人中盈(厦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万人中盈)承诺向高长虹出借1.5亿元资金,用于归还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本金余额。

 

在承诺帮助解决高长虹债务问题后,去年9月底,高兴集团、高长虹与吕俊坤、万人中盈签订了《表决权放弃及相关承诺协议》,吕俊坤成为杭州高新的实控人并与当年11月初出任公司董事长。

 

同时,杭州高新原实控人高长虹以及总经理楼永富与吕俊坤等多方签订协议,由吕俊坤支付1.88亿元收购中国双帆投资控股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称双帆投资)50.99%股份,间接获得上市公司15%股份。

 

此后吕俊坤又以二级市场集中竞价方式增持633.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

 

据此算来,吕俊坤直接持有杭州高新5%股份,通过双帆投资间接持有公司15%股份,通过其一致行动人万人中盈间接控制公司5%股份,合计持有公司25%股份。

 

没想到的是,刚刚上任一年,吕俊坤却以实控人的身份被杭州高新公告“失联”,且目前公司表示并不清楚其失联原因。

 

事实上,吕俊坤任期至第三届董事会届满之日即2020年11月12日止,但其却于2020年9月11日提前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杭州高新2016年至2019年净利润及增长率情况

 

前任实控人影响仍在

 

虽然已经“易主”一年,但公司前任实控人高长虹留给杭州高新的负面影响仍在。

 

11月18日晚,杭州高新公告称,上市公司基本银行账户及部分银行账户被司法冻结,基本账户系浙江物产中大联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与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向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导致冻结。

 

银行账户被冻结的主要原因系公司原实际控制人高长虹在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债权人签订《借款合同》,在未经公司同意的情况下将公司作为《借款合同》项下的共同借款人,以致部分债务到期公司未能偿还,导致债权人采取诉讼等措施对公司银行账户进行冻结。

 

此外,根据浙江证监局网站今年1月份披露,高长虹还存在违规占用杭州高新资金问题。内容显示,高长虹曾经通过公司向供应商支付采购款并间接划转至其控制的企业或其债权人等方式占用杭州高新资金,2018年占用资金累计发生额达6.355亿元,2019年占用资金累计发生额11.43亿元。虽然上述占用资金已经归还,但资金占用利息尚未归还。

 

在2018年4月至2019年6月期间,高长虹私自借出杭州高新公司公章并以公司名义对外借款和担保,截至2019年12月30日上述借款和担保的实际余额为1.44亿元。

 

虽然高长虹已非杭州高新实际控制人,但高长虹本人及其实控的高兴集团仍在杭州高新持有股份。

 

据公告显示,目前,高兴集团及高长虹合计持有杭州高新3877.30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61%;合计质押股份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97.53%;合计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股份数3877.305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100%。

 

11月25日,杭州高新发布公告称,高兴集团所持791.5万股股份于2020年11月12日开始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进行拍卖。

 

高长虹留给上市公司的影响仍在,吕俊坤的失联是否会让上市公司“雪上加霜”?深交所在关注函中要求上市公司迅速核查并说明公司及吕俊坤亲属截至目前对吕俊坤失联原因和行踪所掌握的信息,以及所掌握的吕俊坤个人债务情况,并披露吕俊坤失联及可能涉及的相关债务问题对公司财务及生产经营已产生及可能产生的影响。

 

对此,杭州高新回复关注函表示,吕俊坤合计控制公司25%股份。截至目前,上述25%的股份中,仅双帆投资持有的公司15%股份处于质押状态,质权人为华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起止时间为2017年1月25日至2020年5月25日,质押股份数量为1899.9997万股,剩余融资金额为1.3亿元。

 

双帆投资持有上市公司股份占吕俊坤控制公司股份的比例为60%,如双帆投资持有的公司15%股份中有超过占公司总股本的12.5%股份被处置,公司的控制权或将发生变更。但由于吕俊坤尚处于失联状态,杭州高新目前无法知悉其为保持公司控制权稳定可能采取的措施。

 

该公司还表示,目前,吕俊坤的失联对公司的财务及生产经营未产生直接影响。但若不能妥善处理双帆投资股票质押业务的逾期问题,可能导致双帆投资持有的公司股份大比例被平仓,进而致使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余飞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