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归母净利预亏2.23亿,昂立教育超亿元诉讼未果

上市公司林申|2021-02-18 15:11|11438

字体大小:Aa-Aa+

 昂立教育预计,2020年全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亏损约2.23亿元,实现扣非归母净利润亏损约2.73亿元。其中,对上海凯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1.04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  林申
 

 

2020年度业绩预亏、涉及诉讼的情况,让曾经有A股“K12校外培训第一股”之称的上海新南洋昂立教育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昂立教育,600661.SH)再被市场聚焦。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根据已经披露的2020年各季度单季业绩数据来看,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及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均为负值。同时,其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及扣非归母净利润全部处于亏损状态。
 

 

若将时间维度拉长来看,据Wind数据显示,2015年—2019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仅有1年亏损,但亏损额为2.67亿元,而其余4年盈利额共计4.2亿元。可以看到,该公司5年内归母净利润合共盈利仅1.53亿元,且4年的盈利还不足1年亏损额的2倍。
 

 

除盈利渐露疲态外,该公司经营现金净流量也表现不佳。具体来看,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自2016年至2019年处于连续下降的区间,由2016年的4.54亿元减少至2019年的-0.86亿元,凸显出该公司自身“造血”能力走低。
 

 

此外,该公司财务杠杆压力较大。《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其资产负债率已由2016年的55.31%上升至2019年的63.1%;与此同时,该公司流动负债在总负债中的占比过高,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其流动负债占总负债的比重分别高达98.64%、92.74%、98.86%。

 

截至2021年2月10日,昂立教育报收于14.59元/股,较2020年最高点下挫42.01%,最新总市值42亿元。2月18日节后首个交易日,昂立教育开高于14.77元/股。
 

 

归母净利预亏2.23亿

 

公开资料显示,昂立教育主营业务为教育培训,涉及K12教育、职业教育、国际教育等业务领域。上市近20年,该公司业绩增速已经显露出疲态。

 

以年度归母净利润数据及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来看,《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2015年—2019年,该公司归母净利润在上升与下降中来回波动,且最高曾达到1.83亿元,最小则低至-2.67亿元,两者差额高达4.5亿元。

 

与此同时,其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更是大幅波动,最高点与最低点的差额超400个百分点,这从侧面反映出该公司主营业务盈利能力缺乏稳健性。

 

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不仅年度盈利能力波动较大,若从其最近三年各季度归母净利润的变化幅度来看,该公司盈利能力也已经显现出疲弱之势。

 

据Wind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第三季度,该公司各季度单季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仅有5个季度位于10%以上;有8个季度为负值且曾于2018年第四季度单季到达最低点-13018.9%,尤其是2020年第一季度至第三季度,其各季度单季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全为负值。

 

此前,昂立教育发布了2020年度业绩预亏公告。公告显示,该公司预计2020年实现归母净利润约-2.23亿元,预计扣非归母净利润约-2.73亿元。对于归母净利润及扣非归母净利润的亏损,该公司表示,“其一,公司主营业务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其二,公司在2020年年末对收购上海凯顿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形成的商誉进行了商誉减值测试,初步测试结果显示,需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约1.04亿元”。
 

 

昂立教育2015年—2020年归母净利润及同比增速

数据来源:根据公司公开资料整理

 

卷入诉讼

 

值得关注的是,2021年伊始,昂立教育即卷入诉讼事件。据该公司于2021年1月7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其相关诉讼涉案金额包括借款本金1.13亿元、借款利息904万元及其他费用。

 

此次诉讼事件最早可追溯至2019年10月25日,当日昂立教育与上海赛领旗育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下称赛领旗育)签署了借款合同,并履行了资金出借义务,向对方指定的收款账户足额转入借款本金1.13亿元,该笔借款已于2020年10月24日到期,但直至昂立教育提起诉讼之日,仍未收到借款方支付的本金或利息。

 

目前,该诉讼尚未有结果出炉。而《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此次该公司与赛领旗育的诉讼事件并非第一次冲突。

 

早在2016年7月,该公司为赛领旗育收购英国Astrum项目办理的三年期2397万英镑的并购贷款融资业务,出具《资金支持安慰函》以提供贷款本息差额补足的资金支持。然而,该事项未履行审议程序且未及时披露,直至2019年4月11日才予以披露;也未在2016、2017、2018年年度报告及2017、2018年半年度报告中披露。

 

由此,监管部门对昂立教育采取了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同时,时任昂立教育总裁、董事的吴竹平,在知悉上述事项后,未及时向昂立教育董事会报告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也被出具了警示函。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事件也从侧面反映出该公司内部管理存在一定程度的混乱。《投资时报》研究员通过查阅该公司相关公告注意到,目前中金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交大产业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交大产业)及其一致行动人、上海长甲投资有限公司(下称长甲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作为昂立教育的前三大股东。同时,各主要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之间持股比例相差较小,且均无一致行动关系,即该公司目前仍处于无实控人的状态,这或为其未来内部管理规范化埋下了一定的隐患。

 

 

 

林申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