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润率仅0.2%,连年亏损!奈雪的茶赴港IPO或面临三大痛点

上市公司董琳|2021-02-25 13:41|11998

字体大小:Aa-Aa+

营收增长背后,奈雪的茶近年净利润持续亏损,出现这样的情况或受其不断迅速扩大业务规模及扩展茶饮店网络所致。而短时间内,奈雪的茶或无法扭转租金和固定资产摊销侵蚀其经营利润的困境

 

《投资时报》研究员 董琳

 

“新式茶饮第一股”再掀波澜。

 

这一次,是此前多次对上市传闻“不予置评”的奈雪的茶,终于在2021年除夕夜这一天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招股书。

 

奈雪的茶母公司深圳品道管理成立于2014年,该公司所经营的奈雪的茶茶饮店是中国领先的高端现制茶饮连锁品牌,专注于提供采用优质食材现制的优质茶饮。根据灼识咨询的资料,截至2020年9月30日,按覆盖的城市数目计,奈雪的茶拥有覆盖中国最广泛的高端现制茶饮店网络。

 

据招股书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月初,该公司已完成5轮融资。2017年至2018年间,天图投资在奈雪前三轮融资中先后投入了约4亿元人民币。2020年4月至6月,深创投、红土创投、Court Card HK Limited等共斥资约2.32亿元,对其展开了B-2轮投资;1月初,奈雪C轮融资中,PAG太盟投资集团和云锋基金等对其投下1亿美元。据此前安信证券研报估计,经历上述多轮投资后,奈雪估值已接近20亿美元,约合129亿元人民币。

 

本次募集的资金主要将用于四个方向:一是在未来三年用于扩张公司的茶饮店网络并提高市场渗透率;二是用于进一步开展整体运营的数字化,以通过增强技术能力提升运营效率;三是用于提升公司的供应链及渠道建设能力,以支持规模扩张;四是用作营运资金及作一般企业用途。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营收增长背后,奈雪的茶近年净利润持续亏损,出现这样的情况或受其不断迅速扩大业务规模及扩展茶饮店网络所致。同时,对于未来发展,该公司或将受到负债、监管、竞争三大方面挑战。

 

门店扩张导致利润回血放缓

 

从门店分布看,该公司门店主要以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为主,其中,门店数量增长最快区域为新一线城市与二线城市。截至2020年9月底,奈雪的茶在全国共有422家茶饮店,其中,一线城市155间、新一线城市148间、二线城市98间、其他城市21间。2018年、2019年奈雪的茶开设新店的数量分别为179家和174家,基本上以每2天开一家新店的势头在市场上迅速扩张。

 

整体来看,2018年至2020年9月,奈雪的茶营收虽稳步增长,但其营收增幅已出现放缓。从2018年的10.87亿元人民币(下同)增至2019年的25亿元,2020年前9个月营收为21.14亿元,上年同期营收为17.5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30.2%和20.8%。

 

营收增长背后,其净利润方面却揭开亏损面纱。2018年、2019年,奈雪的茶净亏损分别为6973万元、3968万元,2020年前9个月亏损为2751万元,上年同期亏损为387万元;在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其2018年、2019年净亏损分别为5658万元、1173.5万元,2020年前9个月经调整利润为448.4万元,较上年同期经调整利润1686万元下降73%。利润率方面,奈雪的茶2020年1—9月经调整利润率为0.2%,上年同期的经调整利润率为1%。2018年、2019年经调整利润率分别为-5.2%、-0.5%。对此奈雪的茶认为,利润亏损的原因是公司不断迅速扩大业务规模及扩展茶饮店网络所致。

 

可以看出,奈雪的茶业务的扩张使得其盈利能力有所减弱。

 

一方面,随着奈雪的茶门店数量的增加,门店密度在核心城市的逐渐集中,使得其单店经营效率下滑。

 

数据显示,奈雪的茶单店日均的订单量已经从2018年的716单降至2019年的642单,截至2020年9月底已经下降到465单。同时,每间茶饮店的每笔订单平均销售价值并没有出现大幅提升,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9月该公司单店单笔平均销售额分别为42.9元、43.1元和43.3元,这就使得单店日均销售额呈持续下降趋势,由2018年的3.07万元下降到2020年1—9月的2.01万元,日均销售额锐减1/3。

 

由于单店营业额下降,而门店整体成本居高不下,因此门店利润率呈现下滑态势。2020年前9个月,该公司单店利润率仅为12.6%,远低于2018年的24.9%和2019年的25.3%。

 

另一方面,持续的门店扩张,使得该公司原材料成本、员工成本和租金开支等支出压缩空间有限。

 

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9月,奈雪的茶原材料成本分别占总收益的35.3%、36.6%和38.4%;员工成本分别占总收益的31.3%、30.0%和28.6%。租金开支及物业管理费分别占总收益的17.8%、15.6%和15.2%,以上成本支出合计占总收益的80%以上。

 

2021年至2022年,奈雪的茶计划在一线、新一线城市开设300间、350间门店,其中70%规划为200平米面积超大、装修高档的pro店型。大店模式,意味着更多的租金成本和员工成本的投入。

 

据招股书披露,按照每间奈雪的茶标准茶饮店185万元和每间奈雪pro茶饮店125万的估计平均投资成本来计算,未来两年奈雪的茶新开门店的投资总额将达到9亿元。截至2020年1—9月,奈雪的茶使用权资产和物业及设备资产合计约17亿元,也就是说,短时间内奈雪的茶或无法扭转租金和固定资产摊销侵蚀其经营利润的困境。

 

奈雪的茶单店销售额及日均订单量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发展或面临三方面风险

 

股权结构方面,据招股书显示,此次IPO前,彭心、赵林夫妇通过林心控股持股为67.04%,奈雪的茶的持股平台Forth Wisdom Limited持股为8.32%,投票权归彭心、赵林夫妇管理。

 

天图兴立、成都天图、天图东峰、天图兴南及天图兴鹏均为根据中国法律成立的有限合伙企业,统称为天图实体,天图实体一共持股为13.05%;SCGC资本、红土创投及红土君晟创投均为根据英属维尔京群岛法律注册成立的公司,统称为SCGC实体,SCGC实体一共持股为3.32%。

 

此外,永乐高国际持股为0.87%,HLC持股为0.85%;PAGAC Nebula持股为6.22%,奈雪的茶首席技术官何刚及其配偶马晓鸣通过Evermore Glory Limited持股0.35%。

 

在未来发展所面临的风险方面,《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其主要风险或集中在负债、监管、竞争三个方面。

 

负债方面,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9月,奈雪的茶流动负债净额分别为5.65亿元、9.31亿元、10.86亿元,逐年大幅增加。该公司货币资金占总资产比重只有4%,而其流动、非流动租赁负债占比高达14.2%、46.9%。奈雪的茶也在其招股书中坦言,无法保证该公司将产生足够的净收入或运营现金流,以满足公司的运营资金需求并在债务到期时偿还债务。

 

监管方面,奈雪的茶亦曾屡次因食品安全问题遭到行政处罚,也曾因“奈雪的茶深夜道歉”迅速登上微博热搜。截至目前,黑猫投诉平台上与奈雪的茶相关投诉共有58条,其中关于食品安全问题的有14条,用户爆料吃到头发、橡皮圈,甚至吃出玻璃渣,也有用户投诉奈雪的茶直接将此前未卖出的饮品贴上新签当作新品出售。

 

竞争方面,奈雪的茶并非处于完全优势,前有喜茶瓜分市场份额,后有蜜雪冰城乘势而上,茶饮市场头部格局仍未确定。在其风险章节中提到,其竞争对手拥有的财务、技术、营销及其他资源可能比该公司多,并且可能更有经验及能够将更多的资源用于发展、促进及支持其业务。竞争加剧可能会降低奈雪的茶的市场份额及盈利能力,可能对其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或迫使其蒙受进一步损失。

 

奈雪的茶近年流动负债净额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

 

董琳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