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费靠省扭亏靠补!产品降价后东阿阿胶扣非净利仍亏0.39亿

上市公司王彦强|2021-04-02 15:11|12427

字体大小:Aa-Aa+

在补助激增、销售费用猛降前提下,东阿阿胶归母净利润实现0.43亿元,而扣非净利润仍亏0.39亿元,过去依靠不断提价模式经营的东阿阿胶,未来如何发展是个问题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彦强

 

几番挣扎过后,东阿阿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阿阿胶,000423.SZ)终扭亏。

 

日前,东阿阿胶披露年度报告称,2020年其实现营业收入34.09亿元,同比增长14.79%;实现归母净利润0.43亿元,同比增长109.52%。

 

不过,在更能反应公司实际经营情况的扣非归母净利润上,其仍为亏损状态,达-0.39亿元,而该公司当期非经常性损益为0.83亿元。

 

另一方面,为了实现2020年扭亏为盈的目标,东阿阿胶的销售费用从2019年的13.27亿元下降至2020年的8.38亿元,同比下滑36.85%;研发费用则从2019年的2.05亿元,降至2020年的1.54亿元,下滑24.88%。

 

此外,为降低库存,东阿阿胶也对产品进行大幅降价,淘宝官方旗舰店个别产品降价幅度更是超30%。

 

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的2020年,东阿阿胶有9名高管相继离职,包括总裁秦玉峰、财务总监兼董秘吴怀峰、助理总裁田维、副总裁周祥山、监事岳晓华、副总裁王中诚、助理总裁张庆伟、副总裁李世忠和副总裁高登锋。

 

对此,《投资时报》研究员电邮沟通提纲至东阿阿胶有关部门询问个中缘由,该公司回复称,高管辞职均是正常人事变动,与其他无关。

 

截至2021年4月1日,东阿阿胶报收于37.9元/股,市值为248亿元。

 

东阿阿胶近五年股价走势(元/股)

数据来源:Wind

 

存货高企净利润增速下滑

 

东阿阿胶地处40万人口的东阿县城,由中国首家国有阿胶生产企业东阿阿胶厂改制而来,经过多年的发展成为这个颇具东方特色滋补行业的龙头企业。

 

2015年—2019年,东阿阿胶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4.50亿元、63.17亿元、73.72亿元、73.38亿元和29.59亿元,同比增长35.94%、15.92%、16.70%、-0.46%和-59.68%;实现归母净利润16.25亿元、18.52亿元、20.44亿元、20.85亿元和-4.44亿元,同比增长19.00%、14.00%、10.36%、1.98%和-121.29%。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东阿阿胶归母净利润增速持续下滑,尤其是在2017年后,营收和归母净利润降级明显。

 

与不断下滑的利润增速相对应的,则是该公司不断升高的库存和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

 

据Wind数据显示,2015—2019年,东阿阿胶存货分别为17.25亿元、30.14亿元、36.07亿元、33.67亿元和35.22亿元;同期,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分别为4.29亿元、4.53亿元、10.57亿元、24.07亿元和12.63亿元。

 

可以看到,东阿阿胶存货在2016年大踏步增长后,在2017年创出历史新高,占当期营收的比重达48.93%。而应收款项则是在2015年大幅攀升后,又在2017年大幅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东阿阿胶2017年的存货和应收款项增速要显著大于其营收和净利润的增长速度,或因此,其2018年和2019年业绩大幅下滑。

 

有业内资深人士向《投资时报》研究员表示,为了冲业绩,上市公司向下游经销商压货是中国企业中屡见不鲜的现象。如果应收款大幅增加,大概率说明账面上已销售的商品实际上不少囤积在经销商的仓库里,但钱却没有打进企业的账户。

 

降费增利去库存能否奏效?

 

时至2020年,东阿阿胶全年实现营业收入34.09亿元,同比增长14.79%;归母净利润达0.43亿元,同比增长109.52%;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为-0.39亿元。每股收益0.07元,每股经营性现金流1.22元。

 

可以看到,扣除非经常损益后,该公司利润由正转负,那么其非经常损益中包含什么内容?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年报数据发现,东阿阿胶的非经常损益主要来自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共6205.7万元,占当期归母净利润的比例高达144.19%。而2018和2019年,东阿阿胶的补助仅分别为2705.2万元和2526.8万元。

 

除了补助增长,为实现扭亏为盈,东阿阿胶也在大力缩减三费。

 

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东阿阿胶销售费用为8.38亿元,同比下滑36.85%;研发费用为1.54亿元,同比下滑24.88%;财务费用为-0.14亿元,同比下滑136.02%。

 

从细项上来看,该公司市场推广费、广告费、职工薪酬等出现全面下降。其中,市场推广费从2019年的5.22亿元下降至2020年的4.19亿元,广告费从3.03亿元下降至0.4亿元,职工薪酬从3亿元下降至2.35亿元。

 

企业进行市场推广和广告支出的目的是为了提高知名度,进而促进产品销量扩大市占份额。而压缩当期费用支出,最直接的效果是可以增加当期利润、美化报表。

 

但凡事有利必有弊,有分析认为,专项节流并不利于拓展市场和渠道。从长期来看,对于竞争激烈的滋补品属性产品,控费可能会引起收入端下滑,并形成非良性循环。

 

不过,《投资时报》研究员也注意到,或为了去库存,此前持续提价的东阿阿胶也开始了降价策略。其在淘宝官方旗舰店售卖的250克阿胶块已从1499元降至899元,降幅达40%。部分连锁药店经销的500克阿胶块价格也在1600元—1900元之间。

 

整体来看,其2020年库存较2019年已下降29.64%,但仍然高达24.78亿元,高于2015年水平。

 

在产品开发端,东阿阿胶也有所改变。该公司向《投资时报》研究员表示,为迎合年轻消费者快节奏的生活方式,东阿阿胶上市了东阿阿胶牌“阿胶粉”,并开创了“阿胶粉+酸奶”等10余种阿胶粉新吃法,给阿胶服用提供了便利性和新体验。

 

同时,东阿阿胶也开始探索美妆新领域,并开发了阿胶护手霜以及保湿、抗衰等系列化妆品,其产品理念变更为“生活东阿阿胶化”。

 

未来,东阿阿胶能否从现有困境中反转发展,值得持续关注。

王彦强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