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音乐股价暴跌背后:社交娱乐付费用户下滑 抖音快手成劲敌?

上市公司吕贡|2021-04-06 17:34|10095

字体大小:Aa-Aa+

 2020年第四季度,撑起腾讯音乐七成营收的社交服务娱乐板块,其付费用户同比下降14.3%至1080万。或受此影响,2020年该业务带来的收入增速也由上一年同期的35.94%降至8.33%

 

 

《投资时报》研究员  吕贡

 

三天股价下跌37%,市值蒸发千亿元,腾讯音乐惊魂未定。

 

2021年3月24日,受对冲基金经理Bill Hwang旗下的大型基金Archegos Capital爆仓影响,部分仓位被强平,中概股出现了集体暴跌的情况。其中爱奇艺(IQ)、唯品会(VIPS)等跌幅均超过10个点。

 

作为其重仓股之一的腾讯音乐(TME)也未能幸免,当日跌超27%,并接连两日走低。当月25日跌超12%,26日收跌1.28%。最低时该公司的股价甚至跌到了17美元/股以下,相较于此前徘徊在30美元/股的股价,几近腰斩。

 

在股价大滑坡的三天时间里,腾讯音乐市值也蒸发近2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300多亿元。在此之前,腾讯音乐刚于3月23日发布年度业绩报告。2020全年,该公司总收入同比增长14.6%至291.5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4.3%至41.6亿元。而截至2021年4月1日,该公司股价虽已回弹至20.11美元/股,但较跌前股价,每股仍低了约10美元。另外,该公司市值虽也升至337.35亿美元,但相较于暴跌前仍缩水100多亿美元。

 

据最新消息显示,3月29日,腾讯音乐披露了10亿美元股份回购计划,即在此后一年里,该公司可以美国存托凭证的形式回购至多10亿美元的A类普通股。对此,该公司董事会主席汤道生表示,股份回购计划表明了董事会对公司业务前景及长期战略的信心,并相信这终将使腾讯音乐受益,为股东创造价值。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财报注意到,腾讯音乐营收结构正在发生转变。整体来看,长期撑起公司营收的社交娱乐服务业务付费用户同比出现下滑,而在线音乐服务的用户付费率虽创了新高,但相比于同行业公司仍有一定差距。这也意味着,该公司的在线音乐服务要想顺利接棒社交娱乐服务,成为业绩新增点并非易事。

 

为了不断丰富内容板块,从而留存住更多用户,腾讯音乐近年来持续加大对版权及内容扩充等方面的资金投入,使得其成本压力逐步上升。另外,腾讯音乐未来还将面临来自短视频平台的跨界竞争。

 

社交娱乐版块收入增速放缓

 

腾讯音乐成立于2016年,两年后成功在纽交所挂牌上市。上市以后腾讯音乐业绩稳步增长,营收从2018年的189.9亿元升至2020年的291.5亿元,归母净利润则由2018年的18.3亿元升至2020年的41.6亿元。

 

不过进入2020年的腾讯音乐业绩高增长态势有所变化。据财报数据披露,2018年—2019年其营收同比增速分别为72.9%和34.0%,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37.6%和117.2%。时至2020年,上述二项指标同比增速分别降至14.6%和4.3%。

 

从收入结构上看,腾讯音乐收入的主要来源包括在线音乐服务和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两大板块,而后者长期占据了该公司总营收三分之二以上的比重,包括直播、线上K歌等业务。

 

然而《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进入2020年后,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带来的收入增长却出现放缓。数据披露,2020年第四季度该业务的付费用户同比下降了14.3%至1080万。或受此影响,2020年该公司该业务带来的收入增速也由上一年同期的35.94%降至8.33%。

 

值得关注的是,与此同时,作为公司的核心基本盘的在线音乐服务板块,其收入的同比增速有所加快,即从2019年的29.19%增至2020年的30.72%。并且,该业务的收入占比也随之由此前的不足30%小幅升至2020年的32.07%。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三个月内,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付费用户达到5600万,较上一年同期增长了40.4%,环比增长达430万。

 

另外,2020年第四季度腾讯音乐在线音乐服务的用户支付比率也达到了9.0%,高于2020年第三季度的8.0%和2019年第四季度的6.2%。

 

相较于国内,此时国外的在线付费音乐市场已十分成熟。至2020年末,音乐流媒体巨头Spotify(NYSE: SPOT)的付费用户已达到1.55亿,总活跃用户达3.45亿。据statista网站发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12月,iTumes的付费人数也已达6800万。

 

可见,腾讯音乐在发展壮大在线音乐服务板块方面,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在社交娱乐板块增速放缓而在线音乐服务缓慢发展的背景下,后者能否顺利接棒,成为腾讯音乐新的业绩增长点值得持续关注。

 

腾讯音乐社交娱乐服务及其他收入增速和占总收入比重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版权支出承压

 

发展初期靠流量,发展中后期拼存量。由于用户数量有限,目前各大音乐媒体平台流量的增长均已趋缓,进入存量竞争时代。而腾讯音乐快速发展在线音乐服务板块的战略重心,也由用户增长逐步转移到了用户留存与转化上。作为音乐服务商,不断购买音乐版权进行内容扩充,是留住用户的核心方式之一。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为了持续丰富平台音乐曲库、保证提供给用户充沛的内容供给,进入2020后,腾讯音乐在版权方面持续投入,揽下了大量唱片公司的版权。其还同环球、索尼和华纳三大唱片巨头进行战略合作,并与全球独立音乐数字版权代理机构Merlin续签授权及合作协议等。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丰富平台曲库的同时,腾讯音乐在成本支出方面也承受着不小的压力。据财报数据披露,2020年该公司的收益成本从上一年同期的167.6亿元增至198.5亿元,同比增长18.4%。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在这一过程中,腾讯音乐同年度的毛利率则由2019年的34.1%降至31.9%,缩水了2.2个百分点。对此,该公司在财报中解释称,这一下降主要系公司对新产品和新内容的投资增加所致。

 

有分析人士认为,上述新产品与新内容的投资或与腾讯音乐在版权方面的布局有关,从而挤压了该公司的毛利空间。

 

内容生态扩圈机会几何?

 

除了在音乐版权方面的持续加码以外,腾讯音乐近年来在音乐的内容生态布局上也没少发力。

 

自2017年启动“原创音乐人扶持计划”以来,腾讯音乐已为音乐人提供了完善的扶持体系和推广服务。2020年再度推出“亿元激励计划2.0”,升级出“创作变现+流量曝光”的扶持方式,从而吸引了更多原创音乐人的入驻。

 

据财报数据披露,腾讯音乐人平台2020年第四季度参与活动的独立音乐人数量继续同比增长超过100%;独立音乐家的数量较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3倍;上传的原创歌曲数量也同比翻了一番,到2020年底达到100万以上。

 

与此同时,进入2020年后的腾讯音乐尝试了广告、付费及直播以外的商业模式,于同年4月正式发布长音频战略,同时推出长音频产品“酷我畅听”。另外,为进一步丰富音频内容,提高有声读物的产量,腾讯音乐还于2021年1月以27亿元收购了音乐平台深圳蓝人在线技术有限公司100%的股权。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在线音乐服务板块能否顺利接棒社交娱乐服务板块,撑起营收增速,或是腾讯音乐生态快速“扩圈”布局路上的一道关键考验。

 

同时,作为国内第一大在线音乐平台,腾讯音乐未来面临的挑战除了在线音乐平台外,还有来自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跨界竞争。

 

近年来,抖音和快手在音乐版权方面频频出手,同多家上游唱片公司签订了版权协议。据悉早在2018年起,抖音就开始接触多家唱片公司,并于2020年推出“2020抖音看见音乐计划”以及“抖音音乐人亿元补贴计划”。另一边的快手也同样在2018年就推出“快手音乐人计划”。2020年5月,其正式宣布与周杰伦的音乐公司杰威尔音乐达成版权授权合作,周杰伦则以“周同学”的ID入驻快手。

 

此外,字节跳动还在测试音乐发行平台“Beat Dynamic”,其或因此有望成为新的音乐版权商。而快手目前正在研发一款有可能为音乐社区产品、名为“小森唱片”的App。

 

可以看到,在线音乐市场格局正在出现微妙变化。分析人士认为,就目前情况看来,试图“杀入”音乐赛道的短视频平台暂时无法撼动腾讯音乐的地位。但是,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用户量远高于腾讯音乐,其做音乐APP有天然优势。而且基于强大的用户规模,音乐人在短视频平台上无论是翻唱老歌还是宣传新歌,都能取得较好的成效,从抖音、快手火起来的爆款歌曲层出不穷。因此,腾讯音乐要想保住原有地位,并非易事。

 

 

 
吕贡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