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嫌违反12项亚马逊平台规则!业绩亏损天泽信息多重危机何解?

上市公司殷玉佳|2021-07-22 16:31|78066

字体大小:Aa-Aa+

公告显示,天泽信息子公司有棵树2021年新增被封或冻结站点数约为340个,涉嫌冻结资金约为1.3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 殷玉佳


2020年疫情暴发催生了全球范围内对线上服务的需求,中国出口跨境电商的高速增长,亦受益于此。


据海关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跨境电商进出口总额1.69万亿元,增长31.1%。其中,出口1.12万亿元,同比增长40.1%;进口0.57万亿元,同比增长16.5%。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跨境电商出口增速远超进口高达69.3%。


而据电商数据公司Marketplace研究报告显示,2016年,亚马逊的中国头部卖家占比为11%,时至2020年底达到42%,整体销售额占比居第二,仅次于美国。


不过,高速增长的市场火焰却遭遇了冰风暴,5月以来,中国头部卖家因违规开始被亚马逊平台大规模封号。有相关人士评价,亚马逊的此次大封号,范围之广,力度之大,史无前例。


其中,深受冲击的就包括天泽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泽信息,300209.SZ)。近日,该公司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公司进一步披露旗下全资子公司有棵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有棵树)因违反亚马逊平台规则,大量站点被查封,受限资金被冻结的具体情况。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7月6日,天泽信息在《关于子公司重大事项的公告》称,因涉嫌违反亚马逊平台规则,有棵树2021年度已新增被封或冻结站点数约340个,截至7月6日,已知的有棵树涉嫌冻结资金约为1.3亿元。


另外,在对关注函的回函中,天泽信息披露,有棵树主要涉嫌违反亚马逊的12项平台规则,包括账户信息未通过验证流程、涉嫌侵权、涉嫌发布或销售仿造或假冒、不安全或欺骗性商品等情况。


有棵树主要涉嫌违反12项亚马逊平台规则

数据来源:关注函回函


头部卖家被迫止刹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有棵树成立于2010年,从事跨境电商出口业务,主要以B2C模式面向国外消费者,并依托eBay、亚马逊、Wish、速卖通等第三方电商平台,将中国制造的3C电子产品、户外用品、家居生活用品、玩具、车载用品销往世界各地100多个国家及地区。


2020年天泽信息的跨境电商出口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7.48亿元,同比增长20.16%,营收占比高达94.48%。其中在亚马逊销售收入15.25亿元,远高于其他第三方平台,收入比重为32.12%。


值得注意的是,据披露,2020年天泽信息电商业务的毛利率高达60%,远高于国内电商的毛利率。而该公司电商业务收入全部来自于其2018年并购的全资子公司有棵树,天泽信息对有棵树的重度倚赖不言而喻。


风云突变,5月起,亚马逊首次针对该平台上大的第三方卖家进行大规模封号行动,来自中国的头部卖家几乎均没有幸免,有棵树、泽宝等大卖家接连中招。而此前,封号行动并不少见,被封号的几乎均是小卖家。


7月6日,天泽信息发布重大风险提示公告,因涉嫌违反亚马逊平台规则,有棵树2021年度已新增被封或冻结站点数约340个,占2021年1月至5月亚马逊平台存在销售收入的月均站点数的30%左右。


同时,有棵树亚马逊平台的受限资金大幅增加。截至公告披露日,亚马逊平台的受限资金中,已知的涉嫌冻结的资金约为1.3亿元。


7月9日深交所对该公司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补充说明存在的违反亚马逊平台规则的具体行为,在其他平台上开设的店铺是否存在同类行为、是否存在可能被查封或关停的风险,公司采取的改进措施及实施效果等。


在回复函中,天泽信息承认,有棵树在追求市场份额不断扩大的同时,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平台店铺运营的合规性,一些具体的运营行为可能涉嫌违反亚马逊等平台的运营规则,如涉嫌侵权、滥用销售排名、滥用评分、反馈或评论等。目前,该公司已成立专项工作小组,与亚马逊平台展开沟通,进行申诉。


此外,由于有棵树2020年末开始针对亚马逊平台进行了战略性备货,在站点被封后,进一步加剧了该公司的损失。天泽信息再次更新并说明了其存货跌价计提标准及比例,2021年半年度存货跌价准备余额约在5亿元至6亿元区间。


天泽信息还预测,今年上半年,有棵树整体营收同比将下降约40%—60%,业绩亏损不可避免。


在内部治理上,有棵树自2021年2月以来员工流失情况日益严重。有棵树在职员工人数已自2021年1月1日的近2800人下降至目前的约1400人,其中主管(含副主管)级别以上离职人员近280人。


《投资时报》研究员还发现,为了摆脱对平台的依赖,有棵树大力布局独立站,并尝试从平台引流,这也为与亚马逊的冲突埋下了暗雷。今年以来,有棵树独立站业务萎缩严重,亚马逊业务转型不及预期,该公司产品的整体销售渠道将进一步变窄。据悉,今年上半年,有棵树的独立平台营收从千万级直降至百万级。


深陷多重危机


有棵树是在2017年被天泽信息收购来的。2017年8月,天泽信息发布收购预案,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向肖四清等31位交易对方购买其持有的有棵树合计99.9991%股权,拟购买资产共计作价34亿元。其中,以发行股份方式支付29.79亿元,占交易对价的87.61%,剩余12.39%的交易对价以4.21亿元现金支付。


彼时,天泽信息与肖四清、有棵树基金等10余位交易对手方签署《盈利补偿协议》,补偿义务人承诺有棵树在2017年至2019年预测实现的合并报表范围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6亿元、3.3亿元、4.1亿元。而天泽信息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有棵树的扣非净利润为3.13亿元,未完成2019年度的业绩承诺。


尽管第三年的业绩承诺并未完成,但2020年财报显示,有棵树实现营业收入47.49亿元,占上市公司全年总营收的94.47%,跨境电商业务成为天泽信息的主营业务以及主要收入来源。而肖四清也于2020年中,成为天泽信息的实控人。


有分析人士认为,此次亚马逊平台大规模的封号风暴,主要由于是供需关系的再次不平衡所致。


疫情暴发前所未有的催生了外国用户的线上购物需求,中国较为完善的制造链和供应链,使得来自中国的大卖家数目在亚马逊等平台上迅速增长且占据优势。布局线上已久的亚马逊也趁势而起,目前是欧美国家市占率第一的线上购物平台,线上渗透率也不断增长。


根据海关总署统计及亿欧数据研究报告分析,2021年,中国出口跨境电商交易规模将达到7.73万亿元;预计在未来3年,整个市场将持续目前的增长态势,交易规模或将突破9万亿元。


巨大的市场前景以及平台与卖家的攻防优势转换,使得亚马逊对于此前轻轻放过的合规问题重拳出击。尽管有棵树已经组建专门团队与亚马逊沟通,但从其他被封公司的沟通情况来看,亚马逊态度强硬,有棵树的解封解困时间暂时无法预测。


除了有棵树的封号危机外,天泽信息收购的另一家子公司远江信息也深陷泥沼。


五年前,天泽信息以10亿元交易价格收购了从事信息技术服务的远江信息。但2019年开始,远江信息业绩开始大幅亏损,2019年亏损7328.25万元;2020年营业收入8642.23万元,净利润-3.44亿元,坠入巨亏困局。


而同期天泽信息亏损8.71亿元,远江信息的7.8亿元的商誉被全额计提商誉减值损失。除了业绩恶化,远江信息还存在大额应收账款始终回款不力、供应商欠款陆续到期、员工薪资无法支付的问题。


迫在眉睫的是贷款逾期的问题。或为了“堵窟窿”,天泽信息计划协助启动司法程序,拍卖位于江苏南京的天泽星网大楼,用于偿付民生银行项下的剩余8900万元并购贷款本金及相关利息。


从车联网IT服务、软件与信息技术,再到跨境电商,天泽信息多次调整“方向盘”,但转型之路危机重重。2020年该公司陷入亏损状态,今年一季度也没有扭转亏损局面,营业收入7.98亿元,同比下降50.97%;归母净利润-2369.46万元,同比下降232.68%。


天泽信息的解困之路,尽头在何处?



 
殷玉佳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