哄炒白酒热点?商标争议仍未决 岩石股份连收三封问询函

上市公司殷玉佳|2021-09-14 15:10|89313

字体大小:Aa-Aa+

2019年12月才开始介入白酒业务的岩石股份,2021年上半年酒类业务业绩飙升。针对公司业绩真实性、是否存在哄炒白酒热点等情形,上交所向该公司连续下发问询函

 

 

《投资时报》研究员   殷玉佳

 

八月下旬,是上市公司半年报发布最为集中的时间段,也是证券交易所就半年报频发问询函或关注函的时间段。做进一步的披露,既是来自证券交易所的要求,也是上市公司对自身真实经营情况进行说明澄清的机会。

 

自8月下旬起,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岩石股份,600696.SH)就连续三次收到来自上交所针对公司经营情况的问询涵。

 

据悉,岩石股份自2019年开始转型,公司主营业务由大宗贸易、商业保理、融资租赁转为目前的白酒业务。据岩石股份最新发布的2021年半年报披露,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27亿元,同比增长890%;实现净利润3483万元,同比增长738%;酒类业务共实现销售收入2.17亿元,与上年同期相比增加2124.39%。

 

飞速增长的酒类业务,是否预兆着岩石股份的转型成功?其业绩真实性究竟如何?

 

在第一封问询函中,上交所要求岩石股份详细阐释公司主营业务白酒的经营情况及“业绩真实性”,公司上半年股价及控股股东增持的情况,“贵酒”商标所涉诉讼案件以及证券简称多次变更一共四个方面的情况。

 

在接下来的第二封及第三封问询函中,上交所就这些方面的问题要求岩石股份进一步披露相关情况,阐明应披露的相关经营风险。

 

岩石股份近三年上半年业绩情况(亿元)

数据来源:Wind

 

无偿赠与的关联交易 

 

据悉,岩石股份从2019年开始介入白酒业务,当年营收为517.84万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仅为4.74%。2020年,白酒业务开始成为该公司的主营业务,年内营收为5878.96万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为73.75%。而今年上半年,该公司白酒业务更是飞速增长,这一情况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该公司白酒业务之所以大幅上扬,一宗关联交易发挥了重要作用。在第一封回复公告中,岩石股份阐明了公司自2020年底受让了控股股东赠与的高酱酒业52%的股权,并于2021年3月完成了股权变更手续,至此并入了上市公司的财务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岩石股份取得高酱酒业的股权没有付出相应的对价,但高酱酒业仍负有大笔债务。在第一封回复中,岩石股份称,截至2021年6月30日,高酱酒业应付股东及原股东借款2.65亿元,应付借款利息为0.15亿元。

 

据披露,高酱酒业主要从事大曲酱香基酒的生产和储存,此前主要为关联企业贴牌生产酱香型白酒,尚未形成自有品牌。

 

岩石股份称,高酱酒业是公司未来战略规划中的重要一环,公司将全力推进高酱酒业发展,充分发挥上下游产业间的协同效应。高酱酒业进入上市公司体系后,能与公司现有营销网络形成协同效应,通过产业链整合,将原外部交易成本转化为内部利润空间,在提升公司整体经济效益的同时,带动高酱酒业可持续经营能力的增强。此外,高酱酒业未来将专注于向上市公司提供优质酒类产品,其盈利能力不再依赖于向关联方销售基酒及提供贴牌加工服务。

 

被纳入岩石股份上市公司体系后,高酱酒业的协同效应究竟发挥如何,对于关联方是否存在突击销售的情况。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上交所的第二封问询函中就此问题,继续展开问询。

 

在第二封回复中,岩石股份称,2021年1—3月高酱酒业对关联方实现销售收入2643.2万元,远低于2020年9—12月与上述关联方所形成的销售规模1.05亿元,关联交易额进一步下降,故不存在通过关联交易突击销售的情形。

 

《投资时报》研究员留意到,同时,上半年,高酱酒业对另一关联公司贵酿酒业有限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359.26万元,主要系公司向其出售军酒系列产品。高酱酒业在纳入上市公司体系后,销售规模进一步压缩,上市公司内部协同效应的发挥仍占据较小比例,但高酱酒业给岩石股份带来的债务压力仍旧引人瞩目。

 

增持与商标陷争议

 

上交所在对岩石股份的第二封和第三封问询函中,持续关注的另一问题是今年上半年里,该公司股价疯长与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增持的行为及背后的资金来源是否存在隐性关联的问题。

 

在第一封问询函中,上交所就提出了此方面的问题。2021年以来,从事股权投资管理业务的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大幅增持公司股份,占总股本比例为 9.88%,将其持股比例从 55.10%增加至 64.98%。同时,2021 年 1 月 1 日至 8 月 17 日,即问询函发布日前,岩石股份股票价格从 11.86 元/股上涨至 41.82 元/股,涨幅 252.61%。

 

上交所要求公司控股股东进一步披露增持股权的具体情况,如资金来源,是否存在利用内幕消息违规交易等。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关于此次增持股权的行为,上交所的问询重点在于赠与白酒资产的行为,是否意在蹭白酒概念热点,拉抬股价,是否存在违规减持或者变相减持行为,是否存在质押股份套现行为。

 

在第二封回复中,岩石股份披露,上海泓虔实业有限公司、上海鸿褚实业有限公司两家增持主体穿透到最终出资人,以及与控股股东构成一致行动人具体方式。据此披露,最终出资人为宋久平、卢明月等共计二十六人,已签署一致行动协议,目的是巩固控股股东的控股地位,促进企业长期、稳定、健康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岩石股份称,经向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函核实,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24个月内没有减持计划;但是同时,上述主体仍可能存在权益变动情况。

 

在第三封问询函中,上交所就此问题,要求岩石股份进一步披露上述26名最终出资人的身份等情况以及资金来源,是否存在向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借款进行增持的情形。

 

上交所关注的另一个重点问题是关于“贵”字的商标权之争,是否存在碰瓷知名商标,误导消费者的情形。

 

2021年6月,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贵州贵酒)以不正当竞争纠纷向法院起诉公司,要求包括岩石股份及关联方等被告立即停止侵害原告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包括停止在白酒产品、广告宣传等中使用“中国贵酒集团有限公司”“贵酒集团”“中国贵酒集团”等字样进行宣传;立即停止使用“贵酒”字号,并办理工商名称变更登记,变更后的企业名称不得含有与“贵”“贵酒”相同或近似的字号。该案件目前正在审理中,尚未开庭。

 

在回复中,岩石股份称,贵州贵酒主张的“贵”和“贵酒”字号不是原告所特有,无法和原告建立一一对应关系。在9月3日的回复中,该公司称,因未开庭,故目前无法判断对公司的具体影响,将根据开庭审理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殷玉佳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