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地风波”过后宋都股份半年报:利润下挫17.6%总负债423亿

上市公司吕贡|2021-09-23 15:58|102674

字体大小:Aa-Aa+

2021年上半年,宋都股份营业收入虽同比增长22.92%至29.88亿元,但同期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仍处于下降态势,降幅为17.56%

 

 

《投资时报》研究员   吕贡

 

日前,宋都基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宋都股份,600077.SH)交出了一份不够亮眼的半年度“成绩单”。

 

数据显示,该公司上半年仍处于增收不增利态势,其中营业收入实现29.88亿元,同比增长22.92%;净利润8807.82万元,同比下降21.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11亿元,同比下降17.56%。

 

值得关注的是,就在披露中报前,宋都股份曾陷入“退地风波”。

 

据了解,宋都股份两家全资子公司曾分别于5月7日和8日在杭州首批土地集中供地中竞得杭政储出(2021)8号地块(即运河新城地块)和12号地块(即天目医药港地块)土地使用权,同时分别与祥生控股集团浙北区域公司(下称“祥生控股”)和浙江宝龙锦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宝龙地产”)达成合作开发意向,但两家公司最终均选择了退出。宋都股份不得不选择退地,且损失了5000万元预约申请保证金。

 

对此,宋都股份将原因归咎于祥生控股、宝龙地产两个合作方的违约所致。然而,日前,前述两家公司分别给予回应称,“公司并未与宋都股份签署任何形式的书面协议”以及“双方未正式签订合同”。

 

那么,关于此次“退地风波”,哪家的说法才是准确的?导致宋都股份陷入退地风波的真正原因又是什么?另外,此事件对于该公司的正常经营和业绩营收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投资时报》研究员日前就上述一系列问题电邮沟通提纲询问公司相关部门,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公司针对具体问题的回复。

 

盈利能力下行

 

针对上述的“退地风波”,宋都股份曾在公告中表示,“本次放弃竞得得土地使用权,是公司经营管理层审慎考虑市场风险因素,基于公司稳健发展谨慎作出的决策”。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宋都股份的退地抉择,除了合作方的退出外,或还与该公司近年来的业绩承压有一定关联。

 

对此,《投资时报》研究员进一步梳理公司近年来财报注意到,作为一家成立于1984年,2011年成功进军A股市场的杭州“老十八家”知名房地产开发企业之一,宋都股份近年来的盈利能力逐步呈现出下行的趋势,存在着不小的业绩压力。

 

据财报数据披露,2017年至2019年,宋都股份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78.04%、164.19%和43.06%,呈逐年递减趋势,并且于2020年转增为减,为-40.08%。与此同时,该公司的销售毛利率及净利率也出现下滑。其中,毛利率由2019年的40.93%降至2020年的22.17%,几近腰斩;而净利率更是由2019年的14.05%骤降至2020年的4.48%,缩水近10个百分点。

 

若将时间线拉长,2015年至2017年,宋都股份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仅有18.08%、10.96%和33.21%,可见,该公司近几年的毛利率其实并不稳定,呈周期性波动。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盈利能力下滑的态势在进入2021年后并未有所改善。据中报数据披露,2021年上半年,宋都股份的营业收入虽同比增长22.92%至29.88亿元,但同时期归母净利润的同比增速仍处于下降态势,即同比下降了17.56%,仅有1.11亿元。与此同时,该公司同时期的销售毛利率和净利率也进一步下滑,分别仅有20.27%和2.95%。

 

宋都股份近年归母净利润及同比增速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

 

负债加剧 库存压力大

 

一边是逐步下行的盈利能力,一边是突然攀升的负债压力。宋都股份近年来的经营日渐承压。

 

据数据披露,2020年宋都股份的负债水平也出现大幅增长,总负债额同比大增159.42%至372.95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到22.53亿元,相较于上一年同期的5.78亿元翻了接近4倍,同比增幅高达289.68%。时至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的负债压力并未有所减缓,负债总额进一步攀升至423.28亿元。

 

在“三条红线”的背景下,房企纷纷在降低负债水平,而同为房企的宋都股份,为何2020年的负债水平不降反增?并且该趋势在进入2021年后仍未有所改善。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宋都股份负债的上涨主要与该公司大规模扩张、资金流在一定程度上持续输出有关。

 

针对上述情况,《投资时报》研究员进一步梳理公司近年来数据发现,宋都股份近几年的现金流情况确实不尽人意。数据披露,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19亿元、1.93亿元和-0.80亿元,现金流吃紧的情况总体虽有所改善,但仍未转负为正。甚至有业内分析人士认为,宋都股份此次的退地风波或与该公司现金流状况不佳有关,由于现金流吃紧导致公司融资困难。《投资时报》研究员就此说法日前电邮沟通提纲向公司相关部门求证,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公司回复。

 

另外,宋都股份的库存压力同样呈现逐年递增的趋势。时至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的存货金额已达到314.21亿元,占公司当期资产总额的比重也超六成,达到65.20%。将时间拉回到2017年,宋都股份的存货金额还仅为105.27亿元。可见,短短三年半的时间,该公司的存货金额已翻倍。

 

需要注意的是,在发布2021年上半年业绩报告的当天,宋都股份还发布了一则担保公告,该公司在公告中表示,因合作伙伴久融新能源自身贷款业务需要,宋都股份全资子公司对其贷款项目提供1800万元的信用担保。据最新公布的担保进展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9月2日,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对外担保总额高达142.77亿元,担保总额已经超过该公司净资产的3倍。

 

 
吕贡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