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卖卖!高价转让珍视明部分股权,康恩贝资产变现能否如愿?

上市公司王子西|2021-10-14 15:34|100989

字体大小:Aa-Aa+

此次股权转让,短期内将给康恩贝注入一笔可观资金;长期来看,若转让成功,珍视明药业将不再并表,或对康恩贝业绩产生影响

 

 

《投资时报》研究员   王子西

 

日前,浙江康恩贝制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恩贝,600572.SH)发布一系列公告,其中包括两笔股权转让。

 

一笔是拟转让子公司江西珍视明药业有限公司(下称珍视明药业)42%股权,受让方数量为2家至5家,其中任一家受让方及关联方或一致行动人受让股权比例不超30%。如若转让成功,康恩贝持有珍视明药业股权比例由80%降到38%,仍保持单一第一大股东地位。另一笔是拟转让贵州拜特制药有限公司(下称贵州拜特)100%股权。上述股权转让都将在浙江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评估报告,截至评估基准日2021年6月30日,珍视明药业股东全部权益评估价值为34.54亿元,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权益的账面价值2.23亿元相比,增值率高达近14.5倍。事实上,以资产评估结果为基础,康恩贝拟以珍视明药业股东全部权益40亿元作为转让底价依据,42%股权挂牌底价为16.8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数据注意到,珍视明药业盈利能力尚可,但业绩增速并非行业“最优”。有消息称,康恩贝转让珍视明股权是为单独上市做准备。但目前来看,此笔转让直观反映是上市公司将获得一笔可观资金,但标的公司未来业绩能否支撑起转让的高价格,以及谁来接手等都存较大不确定性。长期来看,即便转让成功,但珍视明药业不再并表,或对康恩贝业绩产生影响。

 

至于贵州拜特100%股权转让逻辑较易理解。由于该全资子公司生产活动已处停止状态,出清此资产不仅能止损还能回拢资金。但同样的问题是,谁将接手此资产。

 

针对珍视明药业和贵州拜特股权转让等事宜,《投资时报》研究员电邮沟通提纲至上市公司相关部门,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高价转让珍视明股权

 

珍视明药业成立于2006年8月,经多次股权转让后,目前康恩贝持有80%股权、兰溪市珍亮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珍亮合伙企业)持有20%股权。公司产品覆盖药品和护眼产品两大类,前者包括四味珍层冰硼滴眼液、夏天无滴眼液、庆大霉素双氯芬酸钠滴眼液等;后者包括护眼贴、热敷蒸汽眼罩、洗眼液三大品类。

 

作为康恩贝重要控股子公司,珍视明药业盈利能力尚可。相关公告显示,2019年、2020年及2021年上半年,珍视明药业实现营收分别为5.10亿元、8.12亿元、5.16亿元,净利润为5625.73万元、9579.57万元、6799.32万元。两年及一期净利率约为11.03%、11.80%、13.18%,均高于康恩贝同期的-4.01%、9.29%、9.61%。

 

业绩增长方面,2020年上半年,珍视明营收、净利润分别为3.72亿元、0.49亿元,粗略计算,2020年、2021年上半年收入及净利润增幅分别为59.15%、70.28%和36.68%、41.16%,业绩增速有所放缓。截至2021年6月30日,珍视明药业(合并报表)总资产、总负债分别为4.18亿元、1.95亿元,所有者权益约为2.23亿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根据资产评估报告里最终采用的市场法评估测算,珍视明药业股东全部权益为34.54亿元,评估增值32.31亿元,增值率为1448.98%。且康恩贝拟以40亿元作为转让底价依据,也就是说,本次公开挂牌转让,珍视明药业42%股权的转让底价为16.8亿元,高出净资产对应股权近16亿元。

 

公告显示,此次评估基于盈利预测且参考同一细分行业可比公司。《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可比公司莎普爱思(603168.SH)近年来的业绩情况并不理想,营收由2019年的5.16亿元降至2020年的3.58亿元,净利润也由盈利0.08亿元转为-1.79亿元;时至2021年上半年,营收与净利润虽录得三位数增幅,但与2019年同期水平相比,仅略增19.89%和4.90%。

 

而另一可比公司兴齐眼药(300573.SZ),上述两年及一期,营收及净利润为5.42亿元、6.89亿元、4.62亿元和0.30亿元、0.93亿元、0.88亿元,营收同比增速分别25.80%、26.96%、95.25%,净利润增速为227.59%、216.70%、528.46%。

 

综上来看,珍视明业绩较为稳定。此次股权转让,短期内将令康恩贝收获一笔可观资金;长期来看,若转让成功,珍视明药业将不再并表,或对康恩贝业绩产生影响。

 

康恩贝和珍视明药业近年来净利率对比情况

 
数据来源:公司财报及wind

 

清理低效资产

 

同日,康恩贝还公告挂牌转让子公司贵州拜特100%股权。

 

该全资子公司是康恩贝分别于2014年、2015年收购相应股权而来,核心产品是丹参川芎嗪注射液。2017年至2019年,贵州拜特实现营收10.50亿元、17.83亿元和14.11亿元,净利润为3.45亿元、3.73亿元和2.84亿元。2017年、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就占到上市公司近五成左右。

 

2019年下半年,受医保政策调整、市场变化影响,丹参川芎嗪注射液销售大幅下滑,贵州拜特陷入经营困境。2019年底,贵州拜特暂停此产品生产,并于2021年2月注销该产品注册证,其他产品也于2020年12月下旬陆续停产。2020年,贵州拜特营收仅1.96亿元,净利润亏损约0.80亿元。

 

根据评估报告,截至评估基准日2021年4月30日,该子公司总资产、股东权益评估值为2.10亿元、2.04亿元,增值率为5.48%、5.67%。而公开挂牌底价为2.04亿元。

 

显然,处置贵州拜特既能让康恩贝甩掉亏损包袱,又能回拢资金。但谁能接手已停产的公司还是未知数。若股权转让不能完成,康恩贝则要继续面临厂房设备折旧摊销、员工工资及福利支出等带来的亏损影响,进一步侵蚀上市公司的利润空间。

 

另外,今年8月,康恩贝还清理了低效资产兰溪市兰信小额贷款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兰信小贷)30%股权。2020年,兰信小贷净利润亏损5100万元。该股权由关联方康恩贝集团有限公司以5337万元获得。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受贵州拜特等影响,近年来康恩贝业绩不佳。2021年上半年,该公司业绩复苏情况也不理想,期内营收录得31.20亿元,同比下降2.36%;归母净利润为2.46亿元,同比大降49.20%。经营方面,公司应收账款为12.59亿元,较2020年末大增46.36%。货币资金则较上年末减少30.68%,录得10.92亿元。

 

 

 
 
王子西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