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储行最高领导同时空窗  “不懂银行”基因太深洗牌或势在必然

机构投资金丽|2019-01-11 15:08|10855

图片来源:网络

字体大小:Aa-Aa+

随着原行长吕家进调任交行,邮储银行董事长和行长职务同时空缺,而具备中国银行、光大银行从业经验的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总经理张金良,有望接任行长一职
 
《投资时报》研究员 金丽
 
在金融去杠杆和风险防控趋严的大背景下,日子本就愈发艰难的金融机构又进入高管大调整时代。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仅A股和H股43家上市银行中,至少已有26家银行的百余位高管发生变动。
 
新年伊始,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邮储银行,1658.HK)成为此轮变动潮中最引人关注的角色。
 
在去年原董事长李国华被调任后,该行董事长一职至今空缺。1月4日,邮储银行发布公告称,吕家进因工作调动辞去行长职务。这意味着这家总市值接近3460亿港元的银行两位最高领导同时缺位。对于如此级别金融机构,上述现象鲜有发生。
 
市场人士表示,人事变动过于频繁或者轻易换帅无疑会对公司经营产生一定负面影响,但对于邮储银行而言,此次变动或缘于更高层对其多年积弊痛定思痛后的举措。
 
长期以来,邮储银行的高管来源比较单一,即基本来自于中国邮政体系内部,大有“肥水不流外人田”之意。而对于该行高发的不合规现象,业内亦多认为与此有关——一是银行与邮政难以彻底分家,前者业务受到牵制;二是高管中真正懂金融、懂银行者甚少,由此带来防不胜防的内控漏洞。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调查发现,尽管上市迄今不过29个月,但该行却已进入风险高发期。2017年12月,因涉及“侨兴债黑洞”,邮储银行遭北京监管局没收加罚款总计5.2亿元的处分,同时另有22亿元款向被迫计提减值损失。而进入2018年后,该行依然成为“罚单大户”。有数据显示,仅6月至11月间即收到11张罚单,其中甚至还因某营业所未经监管批准擅自迁址受到处罚。
 
与此同时,一度作为核心竞争力的低成本吸储优势却开始显露疲态,而高出A股、H股上市行平均成本收入比近25个百分点,则证明其资产利用效率相当“保守”。更值得注意的是,载至去年三季度末,其资产减值损失同比劲升123.57%。
 
邮储银行上市之初,李嘉诚家族曾通过以衍生工具表现挂钩票据变相持有前者H股11.62%股权。就在吕家进宣布辞任当天,前者按照PLN赎回条款实质接受了这批合计22.67亿股的股份。不过,相较于当初4.67港元/股招股价,截至1月10日“李超人”帐面损失已达13亿港元。
 
“不懂银行”,这是同业对邮储银行高管构成结构直言不讳地点评。而随着此次罕见的“双空窗”出现,市场人士一致认为该行将迎来一次剧烈的人事洗牌。
 
人事调整牵一动万
 
作为一家体量可观的“特殊性商业银行”,邮储银行行长的调任难免引发热议。
 
1月4日晚间,邮储银行发布公告称,吕家进因工作调动,辞去该行执行董事、行长、董事会社会责任与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主席及委员、战略规划委员会委员、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及提名和薪酬委员会委员职务,以及其代为履行的董事长及董事会战略规划委员会主席职务和法定代表人职责。该辞任自2019年1月4日起生效。
 
就在同一天,以市值计较邮储银行高出近五成的交通银行(601328.SH)也发布公告称,近日,中央决定,吕家进同志任交通银行党委委员。下一步,在完成相关流程后吕家进将出任交行副行长一职,未来具体分工目前尚未明确。据了解,此次调任于吕家进属于平调。
 
随着吕家进的到任,原本由于交行在原副行长沈如军调离后该行高管出现的缺口被填补,其副行长人数已经齐全。
 
事实上,交行近一年来的人事变动同样颇受外界关注。
 
2018年6月12日,中国银行(601988.SH)原副行长任德奇补位交行行长一职,交行董事长彭纯则不再代为履行行长职责。7月17日,交行公告称,郭莽担任交行副行长,不再担任公司业务总监职务。10月23日,其再发布公告称,接获沈如军的书面报告,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该行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社会责任与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委员及副行长职务。同年11月24日,沈以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身份出席了首届“光大—光华金控论坛”。
 
交行最近一次人事变动同样发生在2019年伊始。
 
1月7日,该行发布公告称,宋曙光因工作变动辞去交行监事长、监事、监事会履职尽职监督委员会主任及委员职务。1月8日,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官网最新公告称,中组部副部长齐玉宣布原交行监事长宋曙光调任为中国信保董事长、党委书记的任命。 
 
不仅吕家进履新的交行人事变动频繁,吕家进老东家邮储银行自原行长陶礼明出事后,也牵扯出一连串人事调整,而吕家进在邮储行从副行长职位“转正”即是接替陶礼明的行长职位。同期,按照邮储行高层“一正五副”的安排,还从三家省分行调任三位分行行长担任总行副行长。
 
事实上,2018年邮储银行重大高层人事变动已放出明确信号。8月17日,李国华辞去邮储银行董事长、非执行董事、董事会战略规划委员会主席及委员职务,其下一站是中国联通的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而原中国联通总经理陆益民调任至中国通用技术集团。据悉,李国华离任后,邮储银行董事长一职暂由吕家进代理。
 
高管基因有待改善
 
虽然自立门户多年,但邮储银行身上深深的中国邮政烙印至今刻骨铭心。
 
该行于2007年3月20日正式挂牌成立,是在改革邮政储蓄管理体制的基础上组建的商业银行。2012年2月27日,邮储行公告称,其正式依法整体变更为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并于2016年9月实现香港上市。
 
尽管正式历史已有十余年,但由于其脱胎于中国邮政,不仅银行主业受到邮政影响,人事方面更是有着浓厚的“绿色气息”。
 
市场早就注意到,自成立以来邮储银行高层大多具有邮政系统背景。更为重要的是,一众高管几乎没有具备银行从业经历。
 
比如离任的原董事长李国华和原行长吕家进,就是“根正苗红”的邮政背景。资料显示,2003年吕家进出任河南省邮政局副局长;2005年起担任国家邮政储汇局副局长;2007年邮储银行成立后担任邮储行副行长,2013年起担任行长一职。至于李国华,更是资历深厚的“老邮政”,自1981年参加工作起即踏入邮政体系,2018年的离任算是其第一次“跨界”。
 
此外,其他几位副行长也无一拥有银行从业经验。目前暂代行长一职的张学文是该行唯一非邮政出身的高管,但他同样没有银行从业经验,过去曾历任财政部商贸金融司副处长,经济贸易司粮食处副处长,经济建设司粮食处处长、副司长等职务。 
 
而姚红曾任邮政储汇局储蓄业务处副处长、处长,邮政储汇局局长助理等职务。自2007年邮储银行挂牌成立起开始出任副行长一职。
 
另外三位副行长,即曲家文、邵智宝及徐学明,则分别来自黑龙江、广东、北京三地的邮政体系,且均是于2013年1月同时调任邮储银行副行长之职。 
 
自邮储银行成立以来,外界对其高管“不懂银行”就颇有争议。当然,即便在其体系内部一些员工也颇有微词,甚至有员工称:“邮储给邮政很大资金支持,不然他们亏损窟窿更大。”
 
据了解,中国邮政已于2018年正式启动IPO,并计划于今年引进战略投资者,同时定下了三年上市的战略规划。据报道称,在邮储银行试图转型为专业性更强的商业银行背景下,中国邮政集团公司董事长刘爱力可能会亲自出任邮储银行董事长,而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总经理张金良或将出任邮储银行行长。
 
“这里蕴含两个信息,第一,邮政计划上市,期间需要确保稳定,邮储银行不能再出大的负面舆情,刘爱力亲自担纲邮储银行董事长可能就有这方面考虑;第二,邮储银行或将迎来首位具备银行业从业经历的行长,打破过去高管来自邮政这块钢板的传统。”业内人士分析称。
 
刘爱力,现年55岁,曾任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公司副总经理、中国电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2018年7月刚刚出任中国邮政集团公司董事长。
 
而现年50岁的张金良2018年8月辞任光大银行(601818.SH)执行董事、行长、党委副书记等职务,调任至中国邮政集团公司担任董事、总经理、党组副书记。其具备丰富银行从业经验,加入光大银行前曾历任中行总行财务管理部总经理、中行北京市分行行长、中行总行副行长等职。市场人士称,某种意义上,张于5个月前大跨度转进中国邮政集团,当是为继任邮储银行行长一职热身准备。
 
 
金丽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