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证券净利下滑7成创5年新低  接连收到罚单上市之路曲折

机构投资周与琴|2019-08-09 14:05|12093

图片来源:网络

字体大小:Aa-Aa+

该公司2018年净利润同比下滑73.46%,资产减值损失则增长6倍。同时,接连受罚、大股东频将股权质押也加大了其IPO的不确定性
 
《投资时报》研究员 周与琴
 
成功者大抵相似,失意者却各有各的苦恼。
 
对于早在十年前就意图筹谋上市的东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东莞证券)来说,上市之路可谓曲折不堪。
 
2008年东莞证券传出要上市的消息,到2015年6月才正式递交上市材料,2017年却因其大股东锦龙股份(000712.SZ)原董事长杨志茂涉嫌单位行贿案而中止IPO审查。
 
一番折腾之后,仿佛又回到原点。虽然锦龙股份在2018年经营发展计划的第三条中,仍表明将积极推进东莞证券的IPO工作,但从现实情况看,东莞证券不断下滑的业绩及接二连三收到的罚单,都是其上市路上的不确定因素。
 
就经营业绩下降、资产减值损失大幅增长及内控不完善等问题,《投资时报》向东莞证券发送沟通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东莞证券近五年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单位:亿元
东莞证券近五年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单位:亿元)数据来源:东莞证券年报
数据来源:东莞证券年报
 
接连被罚
 
日前,一起“飞单”事件在市场掀起波澜。
 
6月26日,广东证监局网站上公开了东莞证券前员工赵淦鸿的处罚决定书。决定书显示,赵淦鸿担任东莞证券虎门分公司负责人期间,在未经过东莞证券审批的情况下,组织员工向客户销售非东莞证券代销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广东证监局判定赵淦鸿为不适当人选,并规定自该决定作出之日起两年内不得担任证券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和分支机构负责人等职务或者实际履行上述职务。
 
据悉,近一年来东莞证券已多次触碰监管红线。2018年9月14日,贵州证监局公告称,其对东莞证券作为龙里县供排水总公司“15龙里债”受托管理人履职情况开展了现场检查,发现发行人将“15龙里债”募集资金2.25亿元转借给其他8家单位,东莞证券作为债券受托管理人,未能督促发行人将资金用于约定用途,被贵州证监局出示警示函。
 
同年12月17日,作为受托管理人,东莞证券因对于“15华容债”和“16南县债”的尽职调查不到位,同时,未能勤勉尽责地履行受托管理义务,未能持续监督发行人募集资金的使用情况,被湖南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2018年底,因债券业务违规,贵州证监局和湖南证监局先后对东莞证券出具警示函。
 
此外,今年4月,大连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东莞证券大连星海广场证券营业部存在营业部原负责人于雷涉嫌合同诈骗犯罪,部分重要空白合同文本遗失两宗违法行为。大连证监局对其采取责令限期改正、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的行政监管措施。
 
净利下滑七成
 
除了合规性问题,一路下行的经营业绩也困扰着东莞证券。
 
该公司业绩在2015年达到峰值后便一路下滑,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15.3亿元和2.05亿元,均为近5年来新低,分别同比下滑27.12%、73.46%。
 
从各项业务收入情况来看,东莞证券去年经纪业务手续费净收入下滑2.19亿元至6.69亿元,降幅为24.66%。该公司代理买卖股票基金交易金额为16547.45亿元,同比下降19.43%,所占市场份额为0.823%,同比下降1.79%。
 
在监管趋严、IPO发审率持续下行的大环境下,东莞证券去年实现投行业务收入1.35亿元,仅成功申报IPO项目1家,而2017年有5家;发行债券4只,规模20.2亿元,较上年度下滑21.61%。资管业务方面,该公司实现收入0.84亿元,同比下滑45.18%,其中集合计划净收入0.62亿元,定向计划净收入0.19亿元,其他收入0.03亿元。截至2018年末,该公司管理集合计划8只,总规模58.72亿元;管理专项计划1只,总规模4.81亿元;开展定向计划33只,受托规模98.18亿元。此外,该公司的第二大业务信用业务实现收入6.18亿元,同比下降9.72%。
 
营业支出增加也是导致东莞证券净利润大幅下滑的原因。去年该公司营业支出12.58亿元,上升10.02%。其中,业务及管理费用减少了2.43亿元,同比下滑23%,资产减值损失增加3.67亿元,同比增长611.54%。锦龙股份方面称,东莞证券2018年先后对16申信01、16凯迪01、信用业务融出资金等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据悉,上述两只债券均在去年爆雷。16申信01发行人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曾于去年9月13日公告称,因“华信系”高管被调查,公司正常经营已受到重大影响,无法按期偿付债券到期应付的利息,导致“16申信01”发生实质性违约,随后上海华信国际集团发行的多只债券发生违约。2019年4月,该公司持有的子公司股权开始被司法拍卖。
 
而16凯迪01方面,因信息披露违规,发行人*ST凯迪于2018年5月7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同年7月2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随后的9月5日,公司公告已“无法按时付息”。今年4月,*ST凯迪公告称,逾期债务超过124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16.8%,已经资不抵债。
 
值得一提的是,自2015年6月向证监会递交了申请首发上市材料并获得受理之后,东莞证券的上市进程颇受业内关注。不过,该公司在2017年5月申请IPO中止审查,截至目前上市事宜尚无进展。
 
股权遭质押
 
从东莞证券股权结构来看,截至2018年末,锦龙股份持有其40%的股权,为第一大股东;东莞发展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东莞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东莞市金信发展有限公司和东莞市新世纪科教拓展有限公司分别持股20%、20%、15.4%和4.6%。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锦龙股份频繁将东莞证券的股权进行质押。
 
今年4月,锦龙股份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向东莞信托有限公司融资的议案》:为偿还公司借款,公司董事会同意公司以股权收益权转让与回购方式向东莞信托融资不超过人民币10亿元,期限不超过18个月,年利率为12%。东莞信托拟设立信托计划,以不超过10亿元的信托资金受让公司所持有的东莞证券不超过3亿股,占总股本20%的股权对应的收益权,期限不超过18个月。公司以标的股权向东莞信托提供质押担保。到期后,公司向东莞信托回购标的股权收益权。
 
4月17日,锦龙股份公告显示,公司将质押给平安银行广州分行的东莞证券1.2亿股股权解除了质押,并同时质押给东莞信托。29日,这样“无缝衔接”的情节再次发生,公司将质押给国投泰康信托的东莞证券1.5亿股解除质押,随后将其中的1.2亿股质押给了东莞信托。
 
6月12日,锦龙股份在东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办理了质押给平安银行广州分行的东莞证券9000万股股权出质注销登记手续。随后,公司将所持东莞证券6000万股质押给平安银行广州分行。
 
6月26日,锦龙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日办理了将所持东莞证券6000万股股权质押给东莞信托的股权出质登记手续。7月7日,其再度公告称,公司将所持东莞证券1.5亿股质押给东莞信托。
 
股权频频被大股东质押,难怪有媒体质疑东莞证券成了锦龙股份的“提款机”。
 
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第十二条中明文规定:“发行人最近3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而股权频繁被质押,将加大公司所有权变更的可能。
 
周与琴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