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信托田泽望:信托服务创新让企业社会责任更温暖

机构投资杨飞|2019-11-19 16:03|10394

字体大小:Aa-Aa+

云南信托定位于有温度、有情怀的金融机构,多年来,公司在爱心助学、扶贫、扶危救困、环保、生态等方面履行社会责任

云南信托副董事长田泽望

《投资时报》记者  杨飞

金融业具有资金和资源配置的强大优势,信托业是资产管理规模上仅次于银行的第二大金融子行业。如何借助灵活的制度优势开展公益创新实践、承担企业社会责任,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命题。

2004年,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下称云南信托)推出了信托业内第一只公益信托,数年来又捐建了5个公益信托希望小学;今年9月,落地了云南省第一单慈善信托。近日,《投资时报》对云南信托副董事长田泽望进行了专访,他具有20余年金融从业经验,其间,直接作为“船长”掌舵云南信托近8年。本次专访,试图从公司高管的视野,剖析一个信托公司践行企业社会责任的创新探索样本。

《投资时报》:金融活,经济活;金融稳,经济稳。金融对经济的重大作用,不言而喻,但是在服务经济之外,你如何看待金融业的企业社会责任问题? 

田泽望:这涉及金融伦理学的思考。能量越大,责任越大。金融业可掌握和调动的资金、资本、资源巨大,所以应担负更大的社会责任;金融机构能聚合各种广泛、零散的资金,高效配置和运作,扩大收益,但其用于投资的钱,基本都源于公众,所以,在创造经济价值的同时,必须注重社会伦理意义。服务好实体经济,服务好国家产业升级和宏观战略,服务好投资者,提高金融服务能力,防范金融风险,维护金融安全,提升金融公平的广度和深度,让更多无法享受(或无法充分享受)金融服务的群体(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弱势群体)具有获得感,满足它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这是金融机构的本源定位和应尽之责。同时,金融机构要做好商业效应和社会效应的可持续性平衡。

《投资时报》:在管理的资产规模方面,信托业是仅次于银行的金融子行业。和银行、保险、券商、基金等金融子行业相比,信托业有何独特的差异化优势?这些优势对于其承担企业社会责任有何特殊助益?

田泽望:信托公司是我国唯一能横跨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实业投资领域进行经营的金融机构,具有灵活的制度优势,这一优势利于它在开展资产管理、投资银行和财富管理等业务中不断创新,反映到企业社会责任的承担方面,也具有明显效果。比如,可以直接开展或联合慈善组织开展慈善信托业务,放大慈善资金的保值增值功效、实现财产隔离,同时,更为个性化、灵活地遵从委托人意志,服务更广泛人群。插上信托的翅膀,慈善不再是富人的专属。目前,大量的慈善信托项目选择信托公司作为独立受托人。民政部相关数显示,截至10月28日,我国共成功备案230单慈善信托,财产总规模约23.41亿元,其中信托公司单独成立195单(占比85.55%),规模为17.28亿元(占比73.86%)。这一数据既显示了信托公司参与慈善信托的热情,也折射了信托公司在制度、功能方面的优势。

再如,信托公司可以依托业务特长,开发绿色金融产品或进行绿色金融投资。2017年云南信托创新成立了一款ABN项目,获全国首单“双绿”认证(基础资产和募资用途均为绿色项目),一方面获绿色认证最高等级,所投向的7个项目每年可以节约标准煤约21.4万吨、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约57.2万吨,给予本绿色资产支持票据G-1最高等级,另一方面,也是首单租赁绿色资产支持票据。2016年,云南信托还联合专业投资机构,共同设立了碳权信托项目,为中国碳权市场及绿色金融事业助力。

此外,在消费金融、农村金融、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等领域,信托公司也可以借助自身优势,提供其他金融机构无法满足或者无法充分满足的服务。以农村金融为例,云南信托注重金融服务三农,在农业项目上,公司发行了国内首单助农ABS信托项目,同时启动一系列贷款服务,投入资金数十亿元,累计支持了6000多农户及农机手,涉及粮食种植面积已超过200万亩,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目前很多信托公司都在积极探索特色项目,发挥行业独特优势的同时,力争取得较好的社会效应,彰显企业社会责任。

《投资时报》:云南信托在企业社会责任方面,尤其是具体到公益慈善领域,较早以信托模式介入,请问具体在哪些方面进行了实践探索?有哪些创新?

田泽望:云南信托不仅是一家专业、正规金融机构,而且定位于有温度、有情怀的金融机构,多年来,公司在爱心助学、扶贫、扶危救困、环保、生态等方面履行社会责任。

扶贫先扶智。教育扶贫上,公司持之以恒。2004年,云南信托联合云南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推出了业内第一只公益信托(国内首个社会公益和集合资金信托相结合的信托产品);2006年公司设立了第二只公益信托。2004年之后公司分别在云南石屏、大姚、腾冲、泸西、梁河5个州捐建了5所公益信托希望小学。自2015年起,公司设立了爱心助学金,每年赴云南祥云县普淜镇云里厂村(彝族聚居的少数民族村),向云里厂小学贫困户子女和留守儿童等学生颁发助学金(覆盖的学生人数占总人数的57.5%以上,覆盖率和获奖面不断扩大)。

此外,自2015年起,公司针对“挂包帮”扶贫点(普淜镇云里厂村)开展精准扶贫工作,捐赠物品,捐建饮水泵站,修改村医务室和公路,走访慰问贫困户和困难党员,送去慰问金和生活慰问品。经过持续努力,2018年云里厂村实现了脱贫摘帽。云南信托在云南全省220家省级单位的扶贫攻坚工作考核评比中,名列前茅,被评为最高等级。

《投资时报》:近年来,泛资管竞争日益白热化,信托业处于严监管、加速转型的压力之中,您作为公司高管,身负较大的业绩压力,但金融公益类的项目并不盈利,您如何看待业绩压力与社会责任之间的平衡关系?

田泽望:做有温度的金融机构,这是云南信托的企业文化特质,也是战略层面的共识,浸染在员工行为之中。自从公司2004年开启公益信托以来,经受公益文化洗礼的员工,精神风貌截然不同。例如,公司秉承普惠之心较早布局普惠金融业务,覆盖物流、教育、农业、医疗等诸多领域,服务了数百万人群(尤其是得不到金融服务的弱势群体),使全员产生了极大的振奋作用。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

当然,信托服务的创新也有经营层面的效能。比如慈善信托、绿色金融的经营模式,有别于传统的营业信托,恰恰利于探索相适应的尽调、风控、备案、运营、信披及终止清算等履职流程,利于信托公司丰富信托业务的模式,利于长远转型和核心竞争力的塑造,也利于提升品牌效应,能强化客户黏性,事实上,也利于紧扣国家产业升级、宏观战略等机遇,比如通过慈善信托的介入,可参与污染防治、精准扶贫、乡村振兴、社区经济建设等领域,优化资产配置,在服务实体经济的同时,扎扎实实推动信托业转型创新。

杨飞
《投资时报》记者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