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林银行不良率持续攀升   曾因股权管理不规范收监管罚单

机构投资金丽|2019-12-03 14:55|7593

字体大小:Aa-Aa+

受拨备压力增加影响,桂林银行利润增速有所放缓。截至今年9月末,该行不良率已经攀升至1.79%,拨备覆盖率跌破150%的监管红线

 

桂林银行今年发生了几件大事。

 

首先是对还未上市银行而言一项长期而重要的战略规划—IPO。在经历过从新三板到主板的摇摆后,该行今年6月发布《关于启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准备工作的议案》,正式启动IPO计划。

 

9月,桂林银行又迎来乔迁之喜,位于临桂新区桂林金融大厦的桂林银行新办公大楼正式启用。10月底,桂林银行发生重大人事变动,在该行工作了13年的董事长王能辞任,转投广西另外一家城商行北部湾银行履职。

 

虽然几件大事尘埃落定,但从经营状况来看,该行盈利收窄、不良贷款攀升的阴影仍挥之不去。

 

标点财经研究院携手《投资时报》重磅推出《2019中国银行业全样本报告》,对国内400家商业银行的经营数据进行了统计。其中,桂林银行2018年不良率为1.74%,同比上升0.15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同比下滑逾30个百分点。而截至今年9月末,该行不良率已经攀升至1.79%,拨备覆盖率跌破150%监管红线至143.45%。

 

上市正式启动时发生人事变动

 

日前,桂林银行发布人事变动公告,称该行董事长王能辞任。公告称,王能日前向该行董事会提交了辞职报告,辞任该行董事、董事长、董事会战略规划与投资委员会主任及董事会提名与薪酬委员会委员职务。

 

公告显示,王能此次辞任是因组织部门工作安排,调离该行另赴新职。桂林银行董事会同意其辞任的决定,该辞任自2019年10月28日起生效。

 

从公开资料来看,王能于1982年参加工作,具有丰富的金融业从业经历,其先后在中国人民银行桂林分行、桂林银保监分局以及桂林银行工作,2006年开始调入桂林银行(原桂林市商业银行)任董事长一职,截至今年已有13年。

 

根据桂林银行官网消息,在此次公告前,该行召开全行干部大会,桂林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彭东光出席会议并代表桂林市委宣布桂林银行主要领导调整的决定。彭东光在发言中表示,王能工作调整乃因“提拔任用”。

 

同时,广西北部湾银行也发布了人事变动信息,该行召开干部会议,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让王能任北部湾银行党委委员、副书记,主持党委全面工作;提名王能为北部湾银行副董事长,主持董事会全面工作。免去罗军北部湾银行党委书记、委员职务,提名免去罗军北部湾银行董事长职务。

 

桂林银行发布的另一则公告显示,为保证全行业务连续稳健发展,该行董事会决定在新任董事长获聘到任之前,聘任副董事长吴东主持董事会全面工作,代行该行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职责,并担任董事会战略规划与投资委员会主任。

 

事实上,此时正值该行计划IPO正式启动之际。

 

桂林银行成立于1997年,原为桂林市商业银行,2010年11月更为现名,其是广西地区最大的一家城商行。截至今年9月末,该行资产总额达2842亿元,同比增幅16.11%,而同处广西的北部湾银行资产总额为2035亿元。两家银行几乎同期提出开启IPO的计划。

 

今年6月,桂林银行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了包括《关于启动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相关准备工作的议案》在内的多项议案,此议案被外界解读为该行正式启动IPO。

 

早在四年前,桂林银行曾公告称审议申请在新三板挂牌,彼时齐鲁银行在新三板挂牌,且成为新三板盈利王,引来不少地方银行纷纷仿效,桂林银行也是其中之一。但一年后,桂林银行又暂停了新三板挂牌计划,将目光转向主板市场。

 

桂林银行自成立后,进行过多次增资扩股,一方面是为募集资金,另一方面其实还是在为IPO做准备。

 

始于2017年的第六轮增资扩股工作在耗时两年多后,随着最后一笔股份认购资金到位,于今年三季度末收官,其总股本扩至5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该行今年曾因股权管理不规范而被监管处罚。今年3月6日,中国银保监会桂林监管分局和中国银保监会玉林监管分局共向桂林银行下发3张罚单。其中有一项罚单直指桂林银行股权管理不规范,股东以非自有资金入股,罚款人民币45万元。

 

拨备覆盖率跌破150%

 

桂林银行在桂林地区属于实力相对雄厚的银行。据了解,截至去年末,该行的存贷款余额占桂林全市的市场份额分别为37.3%和23.23%,两项在桂林全市均位居第一,在当地金融体系中占据重要地位。同时该行营收也保持了较快增长速度。

 

不过该行息差却持续收窄,同时受拨备压力增加影响,该行利润增速也有所放缓,盈利指标有所弱化。

 

从生息资产收益率来看,受同业竞争加剧及资金市场收益下行影响,2018年该行利息收入/平均盈利资产,同比下降0.17个百分点至4.73%。从融资成本看,随着存款市场竞争加剧,2018年该行利息支出/平均付息负债同比上升0.07个百分点至2.96%。受上述收益和成本两方面因素影响,桂林银行净息差有所收窄,2018年净息差较上年下降0.22个百分点至1.97%。

 

同时,由于不良贷款的持续反弹,该行利润增速受拨备影响加大。2018年该行实现拨备前利润40.58亿元,同比增长18.54%,但当年因不良的反弹,拨备计提增长了36.06%,拨备费用在拨备前利润中占比高达51.89%,即拨备吞噬了一半的利润。

 

随着不良的攀升,该行的拨备消耗还在继续。

 

数据显示,随着近年来业务规模的扩大,桂林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也在增加。2016—2018年,桂林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0.26亿元、12.72亿元和20.70亿元,呈现持续上涨态势。截至2019年6月末,桂林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共计21.79亿元,较2018年末再增1.08亿元;2019年9月末不良贷款余额再次攀升,达到26.46亿元;同时不良率为1.79%,较年中的1.57%明显提高。

 

桂林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则呈不断下降趋势。2016—2018年,其拨备覆盖率分别为182.69%、187.39%、152.17%。2019年6月末,该行拨备覆盖率再度下滑至150.09%,而到了9月末进一步下滑至143.45%,已经跌破150%的监管红线。

 

评级机构中诚信对该行风险作出提示:“受宏观经济下行和不良偏离度压降影响,不良余额上升,拨备覆盖率有所下滑;部分非标投资风险有所暴露,未来仍需关注投资资产的风险状况。”

 

 

金丽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