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率连续走高中间业务下滑  贵阳银行新任董监高一把手如何破解压力?

机构投资金丽|2020-05-20 16:07|9830

字体大小:Aa-Aa+

2019年贵阳银行不良双升,今年一季度末不良率继续增加0.17个百分点,且拨备覆盖率降低13.34个百分点

 

《投资时报》研究员 金丽

 

贵州省会贵阳,因位于境内贵山之南而得名,这座城市有两家很容易让人搞混的银行:贵州银行(6199.HK)和贵阳银行(601997.SH)。

 

其实从名称上还是能看出差别,贵州银行以省份命名,是一家省级城商行;贵阳银行则为一家区域性银行。

 

其实,贵阳银行成立时间要远远早于贵州银行。贵阳银行成立于1997年,而贵州银行则是在遵义市商业银行、六盘水市商业银行、安顺市商业银行三家城商行基础上合并重组设立,并于2012年10月正式挂牌成立。

 

虽然贵阳银行在资产规模等方面相比贵州银行占优,不过,《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2019年报显露出贵阳银行经营承压的迹象。

 

贵阳银行归母净利润及增长率(单位:亿元)

数据来源:Wind

 

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显疲态

 

2019年贵阳银行发生了重大人事变动。7月9日,该行董监高“最高领导”同日调整,公告显示,张海正、杨琪、夏玉琳将分别担任贵阳银行的董事长、监事长和行长,待监管部门核准后,任职资格生效。

 

根据履历信息,这三位新任领导均属于行内提拔,且都是由于原董事长、代理行长陈宗权离任带来的变动。

 

公告显示,陈宗权到龄退休,由此带来董事长和行长的空缺,因此原监事长张正海出任董事长,原副行长夏玉琳升任贵阳银行行长,原执行董事、副行长杨琪则补缺监事长一职。

 

据悉,2019年6月,时任贵阳银行董事、行长罗佳玲因工作调动原因,辞去公司董事、董事会发展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委员以及行长职务。

 

但实际上罗佳玲接任贵阳银行行长一职才刚过去半年。2018年11月12日,贵阳市政府公告,原贵阳银行行长李忠祥担任贵阳农村商业银行董事、董事长;原贵阳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主任罗佳玲担任贵阳银行行长。

 

罗佳玲的工作变动看起来颇有些仓促。离职时,罗佳玲的任职资格还没有获得银保监会核准。距离退休仅剩一个多月的陈宗权为此不得不兼任行长一职。

 

对于新上任的三位董监高“最高领导”而言,当前形势并不乐观。2019年报是新任董事长、行长、监事长的首份成绩单,新任董事长张正海在年报中表示:“这一年,于我于贵阳银行而言,皆是不平凡、不容易、不简单的一年,历史传承的接力棒交到了我们这一代人手中。”

 

年报显示,贵阳银行2019年营收和净利润实现了两位数增长,营业收入为146.68亿元,同比增长16%;净利润59.98亿元,同比增长14.71%。但其主要盈利能力指标却在下滑,全面摊薄净资产收益率、扣非后全面摊薄净资产收益率、归母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和扣非后归母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下滑0.96个百分点、0.86个百分点、1.47个百分点和1.36个百分点。

 

相比之下,贵州银行业绩增速更佳,2019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07.06亿元,增幅22.08%;实现净利润35.64亿元,同比增长23.89%。

 

《投资时报》研究员还注意到,贵阳银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方面露出疲态,较2018年下降2.04亿元至13.3亿元,降幅为13.28%。该行称主要系投资银行业务手续费收入下降所致,但实际上下降的还有结算业务、理财产品业务及其他的手续费收入。

 

贵阳银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

数据来源:贵阳银行2019年年报

 

同时,其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也在下降,且在营收中的占比有所收缩。年报显示,2019年,贵阳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9.68亿元,较上年减少人民币2.51亿元,降幅为20.59%,占营收比重为6.6%,同比下降3.04个百分点,而在2018年该比重已下降1.69个百分点至9.64%。

 

从营收结构来看,其投资收益超越了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019年,贵阳银行投资收益为16.07亿元,较上年增加13.67亿元,暴增569.17%。

 

资产规模方面,截至2019年末,贵阳银行总资产5603.99亿元,较年初增加570.73亿元,增幅11.34%;而贵州银行总资产为4093.89亿元,增幅为19.98%。

 

值得注意的是,贵阳银行2019年贷款增速远超存款增速。该行2019年存款增速为个位数,同比增长6.64%,而贷款增幅则为20.09%。

 

资本金方面,截至2019年末,贵阳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3.61%,同比上升0.64个百分点;但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同比下降0.22、0.45个百分点,分别为9.39%、10.77%。

 

资产质量风险加大

 

值得注意的还有贵阳银行资产质量风险。截至2019年末,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9.61亿元,较年初增加6.55亿元,增长28.4%;不良贷款率1.45%,已连续两年走高,2017年、2018年分别为1.34%、1.35%。

 

今年一季度末,贵阳银行不良贷款率继续上升,不良贷款率为1.62%,比去年末增长了0.17个百分点;同时拨备覆盖率下降,比去年末降低了13.34个百分点至278.52%。

 

从五级分类看,贵阳银行关注类贷款2019年末和今年一季度末持续增长,意味着未来不良贷款上升风险犹存,另外损失类贷款在同步增长。

 

伴随着不良贷款增长,贵阳银行贷款损失准备2019年大增四成以上,同比增长了40.88%,该行称由于金融企业财务报表格式变更,信用减值损失无法与同期比较。不过今年一季度末该行信用减值损失可以与同期比较,一季度末,该行信用减值损失增长34.06%,该行称主要是受疫情影响,加大了减值损失计提力度。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贵阳银行2019年金融投资减值损失在信用减值损失中占到了近两成。

 

从贷款行业分布来看,贵阳银行建筑业贷款占比最高,房地产贷款投放排在第四位,且2019年投放增加。

 

《投资时报》研究员发现,不良率排在首位的是住宿和餐饮业,贵阳银行2019年住宿和餐饮业不良贷款率同比飙升18.44个百分点至24.39%。对此,该行在年报中解释称,公司住宿和餐饮业贷款余额为25.08亿元,占公司贷款总额1.23%。报告期内,住宿和餐饮业不良率较高主要受镇远镖局旅游文化有限公司等公司及相关自然人系列违约的影响。2019年贵阳银行已针对该笔贷款计提损失准备,并针对该笔贷款发起诉讼,尚待法院开庭审理。

 

贵阳银行资产质量承压

数据来源:天风证券研究所

金丽
《投资时报》研究员

推荐阅读